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药石无医(上)(药石无灵伪结局,文筆渣,疑似ooc)

當初開始寫药石无灵時所想到的結局,當然寫到現在有點不太捨得,只是今早卻在被窩中莫明的想把這故事寫下來,所以大家當成平行世界,或者是另一個短篇那樣看吧。

設定上和药石无灵一樣,當然中間有些bug,所以只能請大家多多包涵。

跪求评论,什麼意見也可以。謝謝大家支持。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群裏的成員幫了偶很多,非常有愛,歡迎加入!




上海的冬天,又冷又湿,寒风中夹杂着冰冷的雨粉,刺骨的寒冷。 

然而多冷的天气,也不及人心让人心寒。

这一天对特工总部行动处所有上班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晴天霹雳的日子。

那个失踪多时,下落不明的李小姐李小男终于被陈队长找回来了,这本应是好事,然而她却是被发现在一间荒废的屋子里,身上穿着极单薄的衣服染着一大片血迹,身体不停的发抖。身旁躺在一具头部被连开数枪打成蜂巢似的屍體,这些片段单是幻想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更何况是设身处地的经历。

所以也难怪李小姐被救回来后一直处于无法说话的状态。

另一个晴天霹雳的原因是,本来行动处已收到最准确的消息,共党的重要成员会在那间荒废的屋子接头聚会,所有人以为又能立功有赏钱时,结果在屋子除了发现李小男和死去的苏三省尸体外,却什么也没发现。这群充满着不干实事却能吃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这种心思的一众行动处同事,却除了第一手的八挂消息外什么也没捞着。也难怪他们感到晴天霹雳。

陈深一回到处里,就直奔毕处长的办公室,李小男被送到医院检查,一众充满八挂,不,关心的76号特工总部行动处的同事们是从何得知李小男的情况呢?就是从亲爱的扁头同事口中所知道的。

扁头在李小男获救时也在场,所以能巨细无遗的清楚描述李小男当时的情况。

“苏三省那个畜生天杀的根本不是人!!就算他死了也应该被拖出来…”“够了!”毕忠良的声音狠狠打断了扁头的话:“你们快点回去工作,老是推在一起闲聊算什么样子?”

众人都散开了,只剩下扁头一人站在那儿,好像还是有少许心有不甘的样子。

 “还站在这儿干什么?快点出去买点什么吃的来,待会一起去探望小男吧!”陈深赶紧在扁头还没说出什么话以前吩咐他,扁头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

“你认为李小男失踪这么久,又刚巧出现在那间房子中,真的是因为她被苏三省囚禁在那里?”

毕忠良待扁头走了后,再微带疑惑的看向陈深。

“至少从房子内表面上的设置来看,和小男看到我后昏倒前所说的话来说,事情好像就是那样。”

陈深平静中的表情带点痛心:“不过,其实我也不太希望那是真的,如果这是真的这样小男就真是太可怜了。”

毕忠良轻轻拍了拍陈深的背,轻轻的说:“别管那么多了,先去看看她吧。”

 

翌日,整个上海也传遍了李小男被寻回的消息,本来一个小小的三四线失踪了的女明星被寻回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中华日报的记者何十一却揭露了一个天大的新闻,原来李小男失踪超过一年,却是因为被同样失踪多日、本为行动处第三分队队长苏三省囚禁多时,有传言指苏三省本为共党安插在军统的卧底,后来假意投靠特工总部,曾经杀掉军统安插在特工总部的卧底,但最后却因为日本人杀了他的姐姐,为了复仇而杀掉在梅机关的将军,最后下落不明。

李小男本为一个普通的三四线小明星,却被苏三省疯狂追求,但最终还是没有接受他,苏三省因为姐姐的死而受了刺激,决定不适一切也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人,故此将她囚禁,并背叛了组织。

而有传共党的人在最近来到上海,苏三省疑似为了和组织交涉,交通员却被特工总部的人捉了,供出苏三省藏身地点,而李小男在苏三省打算带她走时激烈反抗,苏三省在愤怒下想强行侵占她,最后被李小男开枪打死了。

“真是戏如人生啊。”一名大约十三四岁的女孩在咖啡室坐着的翻完手上的报纸,似笑非笑地说:“何十一这人是好样的,果然是当娱乐记者的料,编故事的能力一流。”

 

 

 

 

 

 

 

 

 

 

 

 

 

 

 

 

 

 

 

 

 

 

 

 

 

 

 

 

 

 


评论(1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