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一个甜蜜的小脑洞(下)(没有文笔、ooc)

苏男粉丝群:383451844,脑洞来源,群主真爱,群友很有爱,给偶很多帮助,欢迎加入!


抱歉大家久等了!先送上一个小甜文,这个脑洞总算是完结了。

送给 @俊生 妹子,迟来的生日快乐!

 @悦之无因 摸摸,先看个不太甜的小甜文吧


前文: ,


李小男往厨房内进进出出,把饺子和几碟菜肴都捧出来放在离苏三省不远的桌子上,她好不容易把饭菜都放好并坐下来后,看着满桌的菜肴,再回头看了在不远处打电动的苏三省,想了想便又从厨房多取了一副碗筷,放在自己座位的旁边。

“那个…”李小男边拿着筷子挑着菜肴,边偷偷往苏三省的方向看去,小心翼翼的开口:“这…菜有点多,你要不要也吃点?”

“不用了,你挑喜欢的吃便好,吃剩了我明天吃。”苏三省边淡淡的回答边继续打电动游戏。

“这样啊……”李小男有点失落看向菜肴,但就此放弃不是她的性子,於是她决定再接再厉:“但我都把碗筷拿出来了,你便吃点吧。”

“你把碗筷放回去不就好了吗?”苏三省眼睛的视线依然没离开电视萤幕。

“我…我都把碗筷拿出来了干吗要我拿回去?”李小男不自觉的站起来:“吃几口菜有那么为难你吗?”李小男冲口而出,待她回过神来后便立刻后悔了,尽管在人前她是个大大咧咧的女生,为了掩饰以前也常围着陈深转,但她其实一直是心中有数的,就算是在前世也没真的强人所难过。现在也不过是吃不吃菜这种小事,三省不想吃她原不该强迫他,何况她心知肚明三省没胃口吃饭的原因是在於她。

 

但她也没办法,任务不能不接,大局不能不顾,这件事她压根儿没得选。

其实也不是没有选择,只是她早已做了选择,也不打算更改。

她终究不是那种能为自己的儿女私情而放弃别人的人,尽管她对陈深全无爱意,甚至可能还有些意见,但他既是组织的一员,也是长姊的小叔,是她的亲人,於公於私,她也没法致他的安危不顾。

既然是自己的决定,后果便应该由自己承受,但不知为何,看到苏三省对自己冷淡的样子,她还是觉得很难过。她宁愿苏三省和她大吵一架,也比现在这样好。

然而她到底想要得到什么结局呢?吵架后任务仍然要完成,结果没有任何改变。

也许是她自私,在她心底,还是有那么一点渴望苏三省能理解她的。

明明理亏的是她,她却还是莫名的觉得委屈,看来之前三省真是太宠她,把她宠坏了。

就在李小男这自我纠结的这瞬间,苏三省叹了一口气,把游戏关掉了。

他站起来,走到李小男跟前:“我不是闹脾气,是真的不饿。”他边说边拉着小男坐下。

单单是这一句话,便令小男委屈的感觉感烟消魂散,取而代之的是加倍的内疚。

再过没多久她便要去当别人的未婚妻了,身体接触什么的自然少不了,对象还是她上辈子如此爱过的一个人,苏三省不可能真的毫不介怀,但在她面前,他终归没有说什么。

这些心路历程苏三省全然不知,他看到李小男坐下后没有动筷子,便把饺子和菜夹进小男的碗内,再把碗推向小男:“快吃吧。”

小男看着三省,慢慢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平常爱吃的菜,却食而不知其味。

“对不起…”

“这没什么好道歉的。”苏三省停下夹菜的动作,缓缓放下筷子:“你快点吃吧,都快过了晚饭时间,别把胃弄坏了。”

听了这句话李小男更吃不下了,她“拍”的一声把筷子放在桌子上。她受不了这情绪煎熬,自从和苏三省确认关系后,她便自觉变得软弱了。

“啊真是的。”李小男擦了一下眼泪:“你别这样行不行?我宁愿你和我吵一架,别对我这么好,害我内疚的要命。”

“吵也没用,吵完了你还不是要继续执行任务,吵架除了让你为难外,什么用处也没有。”苏三省一脸冷静的分析。

“那…那你想怎样嘛!”李小男也不知怎样很顺口的便说出了这句话,在她说完这话的瞬间,她彷佛看到苏三省脸上闪过一丝“等了很久了”的神色。李小男心下一慌:他该不会在计划什么吧?

“你去执行这任务没关系,先签了这个吧。”苏三省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件,李小男接过打开一看,是一份结婚证书,上面丈夫那项已经签上苏三省的名字,而妻子那项还是空着。

苏三省的声音在旁响起:“你都当了我老婆,我自然不介绍你去当人家假的未婚妻了。”

李小男有点无语的看着这份证书。

苏三省看着有点无奈但又有点高兴的李小男,想起他结拜姐姐的话:“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要是能把握好机会,坏事可能变好事哦。”

 

若干年后,李小男每次回想都有些感慨,没有鲜花没有戒指没有求婚,她就这样和苏三省结婚了。


一點小預告⋯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群裏的成員幫了偶很多,非常有愛,歡迎加入!



那些年,苏三省对她怎样,她心里清楚。 
那一天,要不是她握着了他的手,军统在上海区怕是要再一次全军覆没。而那次行动之所以失败,军统之所以能逃过一劫,原因全出自於他对她的爱。因为爱她,所以苏三省甘愿冒着会泄漏情报的可能,把她进去医院。 
老实说,那一刻不是没有感动,对他这个人,也不是全然的不喜欢,和他相处那么久,也不是没有心动的瞬间,只是,在那次以后,因着唐山海的身份暴露,引发了一连串的事件,无论是她,陈深和碧城,都被特工总部,不,严重来说是被他,逼得快要抖不过气来。当时的她,心思全放在如何保护同伴和完成任务,再无闲去理会那埋藏在心底的情意。  
他表现出自己的真心的时机总是不对,医院那次她急着要得知陈深等人安危,他为她送胃药前两天,她刚看望了陈深和碧城,唐队长也快要被处决,那时她该恨他,却还是没有拒绝他的邀请。而她应邀到他新家作客当天,正是他送了唐队长上路的日子。 
苏三省对她很好,但自从她故意犯胃病进医院那次后,每次他对她好时,在那之前都总会有某些事某些人来提醒她,他有多不好。  
他们总是在错误的时间点相处,相爱。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现在想想,也许是因为,他们之间相遇的契机本来就是一场错误,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爱情原来有时也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人对了,时间地点都不对,那开始便是一场错误。 




以上內容摘自最近的新坑,就像是⋯書背後的簡介之類的⋯⋯⋯⋯(心虛⋯)

明天大概會有這篇的正文⋯⋯大概⋯

抱歉,偶回來了🙇🏻🙇🏻🙇🏻🙇🏻🙇🏻

【省男】囚成自困 重开坑通知(没有文笔、ooc)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群裏的成員幫了偶很多,非常有愛,歡迎加入!

(虽然过了十二时,还是占一下桃主的光,桃主生日快樂!)  @山核桃教主 



偶看了看偶发表文章的列表…天啊偶这一年在干什么……(爬墙啊…)囚成自困的更新是一年前了……啊啊真的抱歉

🙇🏻🙇🏻🙇🏻🙇🏻🙇🏻

嘛也好,这样重更大家当新的文来看好了(逃走)不是啦,偶应该会重修一下前面,再继续码下去…

人物可能会有改动,但主线不变的。


下文当是开篇,其实有一段是之前发过的,当是唤醒刺激一下大家的记忆…吧…

十分抱歉,万分感谢还在看的亲。




我经历过炼狱,比起那个,现在这样子并不算什么。

 

上海 郊外

在离上海繁华市区不远的郊外,有一座稳密的别墅,由於连外墙也是涂上接近树木的棕色,而四周又被各种树木包围,因此并不容易被人发现。

“将军”从窗外看着除了花草树木以外什么也没有的景色,轻轻摇着手中的高身酒杯,站在他身后的副官看着自家长官用一副享受人生的模样听着手下有关江伪、军统中统的报告,心中愈来愈多疑问,却又不敢打断对方的话,“将军”从头到尾正眼也没看过报告的人,直到那人貌似已经交代完所有的情报,他把酒杯的酒一饮而尽,转身随手把酒杯放下,才看了那人一眼,说道:“做得不错,继续监视吧。”然后就挥手让他下去了。

副官待那内应走后,才慢慢走上前两步,“将军”把酒杯向他递去:“有什么想问吗?”

副官一边为他添酒一边小心翼翼地回话:“关於“医生”的事,长官是否另有打算?”

“你指什么?”“将军”拿起酒杯,欣赏着酒杯内的酒,副官看他心情不错,鼓气勇气说出自己的疑惑:“长官甘愿冒暴露的危机捉了“医生”和苏三省,强迫着苏三省干了那样的事,却又让他们逃走了。属下…不懂长官的用意。”

“我想让苏三省替我除掉的人,他已杀了,“医生”所知的情报我也知晓,留着他们没什么意思。”“将军”缓缓走向沙发。

“那长官为何不杀了他们?现在让“医生”活着她一定会将您的身份…”

“这些年来我想要反知道的都已知晓,也没太大必要待在共党那儿,她爱告发就让她告发吧。”“将军”继续摇晃着杯中的酒,一副没所谓的样子:“而且比起继续当内应,我对他们二人的选择更感兴趣。她让我看到如此精彩的好戏,我的身份就当是奖励她的礼物吧。”

“将军”看着副官一面惊讶的样子,似笑非笑:“你应该很清楚,其实这场仗谁胜谁负我也没所谓,就算是两败俱伤我也不在意,我只是想知道,他们会如何选择。面对为自己所爱、而且为了自己牺牲一切包括尊严性命的人,是否依然会选择大局,而那个被牺牲掉的人,是否依然无怨无悔。我太想知道他们的结局了。”

“那,现在“医生”已经作出了选择,而苏三省已经被军统的人捉去,这戏已经落幕了,长官接下来打算?”副官其实一直知道“将军”对这场战争的态度,尽管他忠於“将军”,但骨子里还是希望自己的国家能胜利,他还是希望“将军”接下来能做点对自己国家有利的事。

“谁说这场戏已经落幕的?你也太小看李小男了。” “将军”放下酒杯,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条,递给副官。

 

凌晨十二时,和陈深订婚的庆祝活动直至十一时多才完结,李小男推着疲倦的身躯回家,正想什么也不像就躺在床上,却在打开房门后看到一名身着黑衣的少女。

“玩得还开心吗?”黑衣少女看了看带着酒气的李小男,语气带了点讽刺。

“有话快说。”看着李小男用一副老娘现在很不爽的表情看向自己,黑衣少女噗的一声笑出来:“我们李大小姐订婚了,作为多年姊妹自然要预备一份大礼给你,过两天就会送来我们这儿了。”

自从苏三省被捉去那天起就消失了的光从李小男眼中重新亮了起来。

 

 

人在动弹不得又无事可做的情况下,总会胡思乱想打发时间。

苏三省有时候想,如果把他目前为止的经历写成故事,看过这个故事的读者会有什么感想。

自己的一切被自己的初恋夺去,偏偏他还要对这个初恋死心塌地,在明知被她利用的情况下还愿意为她付出所有,但到了最后还是因她而落得如此下场,真是怎样看怎样犯贱。

但终归这个故事没有太狗血,他的一败涂地,也有他自找的成份,家人大半被日本人杀害,他却为了能让姐姐和自己能过得更好,当了汉奸。

所以最后姐姐也间接因为这样死了,其实也算不上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的错。

他曾说,老天待他不簿,谁知这句话到了最后却成了笑话。

曾几何时,他认为老天对他最大的善意便是让他遇上李小男,因着这场相遇,他能忘记以往曾对上天所抱怨命运对他的种种不公。

然而谁知这一场相遇,才是老天对他开的最大的玩笑。他和她的相遇,从一开始便已注定不得善终。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吧,也许老天并没对他不公,这一切都只是因果。

就如站在他面前的杜欢乐那样。


〝根本从头到尾你也只是在利用他而已!〞
〝关于这点他心知肚明吧。〞
〝什么?!你知道?!那你还⋯〞
〝他也知道我知道啊。〞

这几句对白,简直就是你和我之间关系的写照。

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利用你。


这段如急口令般又长又重复​​、看似没什么内涵的句子,其实是藏着极深的情意。
只有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包容,只有我才清楚我对你有多任性。

三省,有时候我觉得,爱上你,才是对你最残酷的事。



這不是正文,就是⋯小男的內心讀白⋯

雖然偶爬牆但偶沒忘記省男的🙇🏻🙇🏻🙇🏻🙇🏻🙇🏻🙇🏻🙇🏻🙇🏻(逃走)

【省男】一個小腦洞預告(ooc,前世今生)

“你早就输了,在你不敢让她看你的真面目、在你害怕被她知道你的过去时,你就输得一败涂地。
你想她爱你,但你却隐瞒一部份的自己,她怎样爱你?
不过这其实也没什么,反正你看到的也不是真实的她。 ”
                                                     苏三省

“男人都是会骗人的,只是有些男人会骗你一时,有些会骗你一辈子。但没关系,反正我也有骗他们的,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只是我没想到,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在完全清楚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后,却依然爱我,并且从来没骗过我。”
                                                     李小男
“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应该理所当然的为大局牺牲。也没有任何人应该为了你所爱的人而死。
你能要求的只有你自己。
所以没有什麼理所当然,只有是否心甘情愿。 〞
                                                     苏三省

“我男人说过,世上没人应该理所当然的为大局牺牲。也没人应该为你所爱的人而死。
所以无论是为了大局还是自己,杀人便是杀人,这和正义和邪恶一点关系也没有。如果没有自己是杀人者的觉悟,你该好好考虑是不是该干这行了。 ”
                                                     李小男

一個小腦洞,内容大概是腹黑女主、囚禁、并肩作战和一些不可描述⋯⋯⋯(有一點點男省?)

大家還在嗎?抱歉回來晚了🙇🏻🙇🏻🙇🏻🙇🏻🙇🏻

抱歉佔一下標籤

事实证明,无论偶爬墙到多远,最令偶念念不忘和不顾自己很渣的文笔也想码爱情故事的cp还是省男。
对不起,各位偶回来了。
下周一前更文(不预告偶是下不了决心的😰)


对不起各位,臨時有些事要晚幾天更新了🙇🏻🙇🏻🙇🏻🙇🏻🙇🏻🙇🏻

【省男】冥中注定小番外:送命题(下)(文笔极渣,多私设、ooc,短篇)

苏男粉丝群:383451844,脑洞来源,群主真爱,群友很有爱,给偶很多帮助,欢迎加入!


抱歉晚了那么多才更,谢谢还在的各位。



前文

冥中註定私設:

冥界是死後的世界

在冥界每一個故事都是獨立的世界,麻雀是其中一個

冥界的人看不同的世界像看電視劇一樣,但亦有特別情況需要冥界使者穿越到那個世界

帶有戰爭背景的世界,一般都有冥界的使者介入

在麻雀裡,柳美娜和李小男就是冥界使者





那你觉得谁做的比较好吃?

 

这特如其来的问题,让苏三省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一般来说,这种带有比较的问题通常都是陷阱,无论回答那一方,都会得罪另一方。

遇上这种问题,最好是胡乱扯些什么说一通后便打哈哈混过去算了。

当然,这也得看问的人是谁,和问这个问题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问的人是比较冷静,而目的也真的只是想有一个客观的看法,那么实话实说也无不可。

苏三省在过去面对这样的问题时都不会纠结太久,因为在冥界和他亲近的人会这样问的话,要么是想知道客观的看法,要么就是玩票性质的逗他玩,所以不用担心答错答案会得罪人。

然而李小男这个问题的确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李小男在麻雀的世界时厨艺并不算很好,这点她也挺有自知之明的,但在冥界时她的厨艺倒是长进了不少,也许这才是她本来的的水平吧,只是和杨绿儿比还是相差一段距离的,苏三省不认为李小男不知道这个事实。

那她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呢?

在苏三省心中李小男可不是会明知故问、并希望透过别人的回答来安慰自己的女生,但这个问题的客观答案又实在是太明显了,让苏三省觉得好像有那点不对劲。

换了是旁人他大概会很爽快的回答了,但因为提出问题的是李小男,令他不由得多想了。

而且,他也不太愿意说自己心上人所做的炒饭不如别人。

 

李小男看着看着苏三省错愕的眼神,十分真切的感受到悔不当初这四个字所带来的痛苦。

在她问出这问题那一瞬间她便后悔了,因为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她和杨绿儿之间的厨艺孰胜孰负一目了然,只要有味觉的也能知道正确答案,这样明知故问很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然而李小男并不想让苏三省察觉到这一点,而且在她问完这问题后才惊觉,比起听到肯定的话,她更不想苏三省为了安慰她满足她而对她说谎。

拜访…随便说些什么转换话题吧,就算不回答也没关系,请不要说是我做的更好吃。

李小男在心中默默的祈求着。

这心路历程看上去很长,但其实距离李小男问出这送命题到现在,也只有二十秒左右。

正当时间向着三十秒进发,而李小男打算开口说点什么时候,苏三省开口了。

 

“绿姐做的更好吃。”

 

这样啊……李小男内心虽然有一点点失落,但更多的是安心感。

“我不会骗你的,我永远都不会骗你的。”

 

那句说话,他终究是没有遗背。

“嘛,也是吧,哈哈,我还以为美娜姐是因为我做得太好吃所以不服气跑掉,才问问你呢,结果还是不行啊,看来我回去再好好练习才行。”

李小男随处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苏三省也像是接受了这个解释,默默的吃着饭。

忽然门被推开了,余定邦拿着装满酒瓶的袋向苏三省那边走去。

“酒买回来了,肚子好饿,三省,有什么能吃的吗?”余定邦边说边把酒从袋中拿出来放在桌上。

“吃这个吧。”苏三省把杨绿儿炒的红烧肉炒饭推向他。

“是红烧肉炒饭呢,唔唔真好吃,”余定邦大口大口的把炒饭往嘴里塞:“姐在厨房吗?我还想让她下点饺子呢。这个你不吃的了,我拿走了。”他扬一扬手上的炒饭,苏三省边吃着手上的那盘炒饭边说:“你拿走吧,让她饺子多放点肉。”

“好。”

李小男看着余定邦的身影,再看着苏三省手上的炒饭,一脸不解:“你不是说绿儿的炒饭更好吃吗?怎样…”

李小男说到一半又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他们情同兄弟,总不能把没那么好吃的那一盘给辛苦为自己买酒的哥哥吧。

苏三省却回答了出人意料的答案:“但我更喜欢吃这一盘啊。” 李小男呆住了。

“为什么?”在李小男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不自觉的问了出口。

“因为,是我所爱的女生为我做的炒饭啊。”

 

 

 

 

“我不会骗你的,我永远都不会骗你的。为什么?因为我…因为…因为我爱你。”

我不会骗你的,的确是绿姐做的炒饭更好吃,但我更喜欢你做的炒饭,因为我爱你。

 

 


【省男】前缘故 楔子 (ooc,文笔极渣,有私设)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下篇应该是大家久等的那个了……



千百年来,人间流传着各种神鬼传说,书中的神仙妖魔总是被描述得比人类强上许多,人族在故事中多为弱势,人们在述说这些故事时,对各种神仙妖魔都有不一般的态度,或敬或畏。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仙魔皆可为人所修成,便是所谓的妖,也有部分是没有仙资、却异常执着的灵魂所修炼而成,就连听上去神秘高尚的天界一族,在最初的来源也是出自高尚的人类灵魂。

 

人类被称为万物之灵,是有其道理的。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人类才总是被缠上啊。”一名束着小辫子、看上去爽朗清秀的女生,合上那本只有拥有所谓“仙资”的人类才能看到、并取了《你要成仙吗?——仙道入问学》这种烂名字的书,放回透过玻璃被夕阳照射着的陈旧书架上。

 

不论是天族和仙族,大部份都总有那么一次需要转世来凡间历练历练的机会,一般来说转世的话,便会失去能力和记忆,变成凡人,但凡事总有例外。

如转世是带有任务在身而非寻常修道历练,便有可能带有记忆转世,或忽然回复记忆。

这不是女生第一次的转世,在她表面是演员李小男、实为共党成员“医生”的那一世才是。

但李小男这个名字,却的确是她本来的小名。

李小男步出那间看似古旧的书店,路经一间售卖中国乐器的店铺。李小男停下来,透过玻璃看着店铺内的乐器,再看了看门上那块挂着‘休息’的牌子。

真是的…李小男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认命似的走上前,无视那块‘休息’的牌子,推门走进去。

太阳快要下山,时候不早了,她得赶紧回去,速战速决吧。

店内正在收拾的职员一脸错愕的看着走进店内的李小男:“小姐抱歉,我们已经休息了…”

“我知道,我进来逛一下便走了。”李小男打断职员的话,直接走向放在角落的一张古琴前。

“那个…我们真的已经休息了,不然您明天再来吧?”职员尝试阻碍李小男继续向前走。

李小男停下来,转身看着职员: “我和你一样也不想加班,但看样子不能拖太久,我明天不打算早起,所以还是今天解决了吧。”

李小男不待职员回应,便弹了一下手指头。四周的空间彷佛忽然停顿了。李小男去走到古琴面前,凝视了一会,叹口气道:“回去吧。”古琴没有任何反应,李小男继续说道:“我不打算毁了你,现在回去我当没见过你。”

古琴看似还是没有反应,但李小男看到琴上的妖气慢慢凝聚,看样子是不打算乖乖离开了。

李小男轻轻的抚摸了古琴一下,开始弹了起来。

琴弘忽然断了,李小男的手指被割出一道伤痕,血液滴在琴身上,古琴忽然发出十分刺耳的声音。

不久,琴的旁边出现了一名穿着古时衣服的女人,带着痛苦的表情靠着墙站着。

“你…你!你不是天界的人也不是仙族!你是什么人?!”

“这个你不用管,只要乖乖回去便是。”李小男漫不经心的吹了一下手上的伤口,手指的伤痕瞬间消失了。

琴妖狠狠的瞪着李小男,她站直了身体,大叫一声,古琴发出强烈的光,店内的其他乐器忽然动起来。

李小男无视其他向自己飞来的乐器,看了看自己的指尖,随手向古琴一挥,古琴被触碰的瞬间裂开两半,琴妖痛苦的倒在地上,其他的乐器散落在一地。

李小男拍了一下手,乐器迅速回到本来的地方。

 “回去吧,你现在这样什么也做不到了,但我劝你一句,你既已修炼成妖,凭着你那可怜的身世,你不干什么坏事天界不会把你怎样,那个负心人也早已死了,前尘往事何必执着呢?”李小男边看着乐器移动边说。

“你懂什么?!凭什么我一片真心却被辜负?”琴妖倒在地上,一脸愤恨的瞪着李小男。

“在这世上,被辜负的也不止你一个。”李小男淡淡地说。

 

在一个房间内

大床上坐着一名男生,他的双手双脚戴着手铐,手铐上的锁链连着床边四角,男生正在反翻着书的手停下来,抬头看了看窗外。

“怎样这么晚还没回来。”


更文預告(心虛中⋯)

各位😭😭今晚会有糖大家知道吗?省男的大家还在吗?
偶忽然想起偶的新年贺文还没发⋯⋯十分抱歉🙇🏻🙇🏻🙇🏻
(但偶⋯偶真的有想的内容大概已经想好了,相信偶?/可怜?/可怜?/可怜?/可怜)
所以偶在这好日子偶想说⋯下星期偶更文⋯⋯
(如果⋯咳⋯有五个不同的人回覆的话偶明天更⋯逃走)

【省男】冥中注定小番外:送命题(文笔极渣,多私设、ooc,短篇)

苏男粉丝群:383451844,脑洞来源,群主真爱,群友很有爱,给偶很多帮助,欢迎加入!


特别鸣谢D大 @Daphne_oso ,文中的其中一句重要台词和菜是由她提供的。

抱歉抱歉久等了,

快到情人节了,我们先来点甜一点的文,过年才来暗黑风吧(好像也不太合适啊…)

 

冥中註定私設:

冥界是死後的世界

在冥界每一個故事都是獨立的世界,麻雀是其中一個

冥界的人看不同的世界像看電視劇一樣,但亦有特別情況需要冥界使者穿越到那個世界

帶有戰爭背景的世界,一般都有冥界的使者介入

在麻雀裡,柳美娜和李小男就是冥界使者

 

 

那你觉得谁做的比较好吃?

 

看着苏三省错愕的眼神,李小男有冲动想把几秒前问出这话的自己毒哑了。

这可以说是最近现代人常说的送命题,但李小男却觉得这问题更像是送自己的命多点。

 

李小男覺得自己真沒什麼好的姊妹緣。

導致自己問出這條送命題的起因和導火線都是她的好姊妹。

一開始是朱珠。

两小时前,李小男听说了苏三省为了救朱珠而受伤这事。

事情的经过是由於朱珠闷得发荒,所以走出了冥界为她预备的房子,结果差点被恶鬼捉去,被路经的苏三省发现,结果朱珠平安无事但三省却受了点轻伤。

在冥界,像三省这种和冥界签约的亡者,和恶鬼战斗所造成的伤势,只要吃下含有“愿他早日康复”这个念头所做或从送的食物便能很快痊愈。因此李小男決定亲自下厨,做了现在放在苏三省面前的红烧肉炒饭。

本來這也沒什麼,李小男打算偷偷放下炒饭便走,谁知一进门便看到也是來探望蘇三省的柳美娜。

“哎哟小男来了,快过来坐嘛!”柳美娜一脸热情的邀请,尽管看到她那明显别有用心的眼神,但既然已經被發現了,李小男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蘇三省坐在飯桌前,一臉平靜的看著她。

李小男極快的把他從頭到尾打量了一下,看上去的確沒什麼大礙。

李小男怯怯的拿出盒子,像是想要解释什么似的说道: “那个…这个是答…” “这个是你答谢省省救了你好姊妹朱珠而做的吧?你放心,我們绝对不会误会你是因为担心省省,想让他早点康复才送來這個的。”柳美娜一臉揶揄的看著李小男,口中卻一副认真的语气。

她这样一说,反而顯得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但苏三省却好像相信了这种说法似的向李小男点了点头:“你太客气了,我帮朱小姐的忙也是有报酬的,不用谢我。”

李小男莫名的感到有点不是味儿,但她此时也不好反驳,只好掩饰着自己的情感,尝试转而话题:“啊其他人在那?”

“小绿正在做菜,定邦买酒去了。”柳美娜边说边打开李小男送来的盒子:“哇啊!红烧肉炒饭呢!”

李小男瞬间红了脸,红烧肉是苏三省最爱吃的食物。

“哎哟小男就算只是谢礼也不能随便买,红烧肉炒饭得多腻啊?”柳美娜半责怪的口吻说着,脸上的表情却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什么腻啊这可是三省最爱吃的菜,我还特意为他做的…李小男死活忍住了这句话。

她可不能让苏三省有任何一丝机会察觉到自己的心意,毕竟她已经说过这样的话了……

 

 

“我不讨厌你,从来也没讨厌过你,只是我有我的使命,我并不打算和任何人恋爱,因为我无法给予爱人任何承诺。”

而那时他的回应,让她既安心却又不其然有点失落。

“嗯,你的本质我已经知道了,就是大公无私的守护者,既然你不讨厌我我也不讨厌你,大家目标也是一致的,我们好好当盟友吧。”

 

 

所以事到如今她便要演好盟友这个角色,反正把陈深他们这班家伙解决后她便可以回复自己的身份和苏三省相处了,现在只要好好忍耐便好。

“娜姐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小男好歹带了饭来,你就只带了花生米。”苏三省从柳美娜手中拿回盒子,转身招呼李小男:“快坐吧别管她。”

柳美娜笑了笑,倒也不再说什么,李小男暗地松了口气。

而这时,导致送命题的导火线出现了。

“啊小男来了哦?”杨绿儿不知从那儿冒了出来,手中还捧着一碟菜。“给三省送吃的来吧?”

“人家说是来替朱珠道谢啦。”柳美娜一脸坏笑:“人家道谢也买了吃的来,你这个当姐姐的做了什么啊?”“也没做了什么,”杨绿儿走到桌前,碟子还没放桌子上就抓了一把花生米放进口中。

“绿姐这花生米是给我的。”苏三省瞪着杨绿儿以示不满。

杨绿儿吞掉口中的花生米,随手把碟子放在桌子上:“小气,我还为你做了红烧肉炒饭呢!”

妈的…李小男差点想说粗话。为什么偏偏…偏偏是红烧肉炒饭啊!

“这是红烧肉炒饭吗?这是饭炒红烧肉吧?红烧肉比饭还要多呢。”柳美娜边吐糟边看了看李小男。

杨绿儿看到这动作,再看到李小男盒子里的食物,瞬间了然。

“什么嘛我向来这样做的,三省喜欢红烧肉嘛当然要多放些,你看人家小男做的红烧肉炒饭也是红烧肉比饭多啊。”

“呀这红烧肉炒饭是小男做的啊?”柳美娜一脸惊讶的样子,“当然啊,那么腻的食物冥界那儿能买啊?而且还肉比饭多,自然是自己做的了,因为我们三省爱吃嘛,你说对吗小男?”杨绿儿看似无心实质有意地问道。

“唔…嗯…”

“是小男做的那我要尝尝了!”说完还没等李小男答应,便尝了一口红烧肉炒饭。 “味道还可以哦!唔让我尝尝小绿做的。”

“那你慢慢尝吧,我还有一盘西红柿炒鸡蛋没拿出来呢。”杨绿儿把碟子向前一堆,转身走向厨房。

柳美娜吃了杨绿儿做的红烧肉炒饭后,若有所思的看了李小男一眼,便笑咪咪的说自己有事要做先走了。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嘛!李小男狠狠的瞪着柳美娜的背影。

从一进门到现在,李小男就不断地忍耐,但她却同样讨厌这样的自己。

只不过是为自己喜欢的人做饭送过来,自己干吗要这么不干不脆的?她知道柳美娜的用意,无非是想自己承认自己的心意,但她真的无法做到,她不希望再给三省任何幻想。

然而女生还是有好胜心的,自己好不容易做出来的菜,还是会想听到正面评价。

所以当她转身看到苏三省开始吃自己做的时,不禁问道:“你尝过你绿姐做的红烧肉炒饭没?”

“嗯,刚尝过了。”苏三省有点不解,还是乖乖的回答。

“那你觉得谁做的比较好吃?”


待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