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药到病不除(上)(文筆渣,也許ooc)

這篇是一個小腦洞,話說文中小男…可能和劇中有一點不一樣,請做好心理預備,可以的話也請多留言,謝謝大家的包容。


苏男粉丝群:383451844,歡迎加入


上海 早上街道

上海的天气向来变幻莫测,就像1941年上海的政局一样。一小时前明明还下着大雨,转眼间又是晴天了。

一对男女正在街上打着伞行走,二人虽然并不是走得很接近,但从二人枝体语言和谈话表情中又能看出二人关系匪浅,二人一路上谈笑风生,如入旁若无人之境,二人中的女的作少妇打份,但脸上的稚气却令人怀疑她到底是否真的已为人妇。男的穿著西装,长得倒是英俊,但言行中透着少许不羁,只是他的眼中看着少妇时却是十分的温柔。

他们聊着聊着,雨忽然就停下来了。二人有点惊讶,对望了一眼,很有默契的同时收起雨伞。然后继续并肩而行。

在离他们不远处,有一座公寓,也正是这对男女正要前往的地方,这座房子能住两家人,先上楼,到了第二层,就能看到各自的家门。这要是想找人帮助,也很方便。当然,如果是在干什么不见得光的事,由于地理位置很相近,所以也很容易被发现就是了。

 

在其中一间公寓里,住着已婚少妇隔壁的,是一名未婚少女,此刻她正躺在床上。

挂在房间的时钟显示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但躺在房间中的双人床的少女还是没有起床的打算。直至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消失了,少女才张开眼睛,看了一眼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忽然之间站起来,走到窗边,正想拉起窗帘把阳光挡住,却透过窗子看到不远处正在走向公寓的那对男女。少女默默的看着二人一会,面无表情地关上窗户,并把窗帘拉上。

她抬头看了一眼窗帘,若有所思,然后转身换衣服,再走出房门,把房门关上。

把房门关好后,她走出大厅,开始打扫起来,没多久,此时门外传来对话的声音。

“你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少妇的声音。

“有什么茶招呼我啊?”青年开玩笑的语气。

“我也就只有八宝茶了…”

“八宝茶是很好的茶啊,不过好像应该要配些点心吧?”

“我家还有一些杏花楼的红凌酥,可以拿来配茶哦。”

“是上次送给你的那些吗?不是说是你最喜欢吃的上海点心吗?居然还没吃完?”

最喜欢的上海点心?少女听到这儿不禁停下手上的动作。

“不是啊上次的早就吃完了,那是小男昨天送给我的。”

“这样啊,好吧那我就不客气打扰你一下了。”然后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少女走到门前,用力把门打开。

正要进门的那对男女吓了一惊,女的勉强笑道:“小男,原来你在家啊?”

小男笑了笑:“是啊,今天不用拍戏。陈深碧城你们不用上班吗?”

陈深看了碧城一眼说:“是啊,行动处大清洗,老毕让我们今天休假。唐队长被李主任叫走了,我就送唐太太回家。再顺便讨碗茶喝。”他看了看打开了的门,问道:“要不要一起喝茶?”“对啊一起吧。”碧城不自然的笑着。当然其实她一点也不想小男来自己家作客,好不容易今天唐山海被李默群叫走,她不用再和他演恩爱夫妻,也可在陈深面前做自己,她怕在李小男面前暴露了什么。

不过按理这只是客套说话,李小男打开门就是预备外出,应该没空到别人家作客。陈深也只是问问,谁知李小男笑着说:“好啊!那我打扰了。”陈深一半真心一半假话地说:“你也知道打扰了。”小男作状打了他一下,笑说:“是你叫我来喝茶的啊!”“那是客套说话你听不懂吗?” “我分不清什么真话客套话,你说的我就当真的了。”小男漫不经心地说。

陈深倒是一时语塞,然后很快就换上平常吊儿郎当的表情:“既然如此,那你把所有家当都给我啊?”

“可以啊,你娶了我我什么也给你。”李小男笑容可掬的看着陈深。“那个…快点进来吧,不要站在门口。”碧城有点尴尬地开口。“好啊。”小男快步走进房子。

陈深无奈地跟进去。

之后吵吵闹闹的过了一小时,陈深借口要买东西先行回去,李小男也忽然想起要买什么东西似的说要离开,徐碧城送二人出门。“有空再来吧。”“放心吧碧城,我就住在隔壁啊。一定常来啊。”小男笑着挥手,和陈深一同下楼。徐碧城把门关上,不禁有些失落。陈深看着和自己一同下楼的李小男,总觉得她今天有点不对劲。

“怎样老是看着我?”小男不解地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你今天有点不同呢。”

“有吗?可能是因为听到你说碧城最喜欢吃红凌酥吧。”李小男摇着小手袋,脚步很轻快。

“你听到了?”陈深有些惊讶。“我预备出门,刚好听到那句,”小男看着陈深:“你之所以爱请我吃红凌酥,就是因为碧城吗?”

陈深再度语塞,他想不到这点心思会被李小男知道,但他又想,自己也没错,反正他一直都对李小男说了只当她是兄弟。

“我才没那么多心思呢。”陈深假装不在乎:“就是看到就买下了,还有啊别老是拿我和碧城说事,她好歹是唐太太了。”

“哦…好。”李小男没所谓地回应着。

“对了这两天苏三省还有没有来找你?”陈深打听着,因为现在苏三省已经是东亚政治研究所所长,所以陈深也不太清楚他的行踪。

“他这两天都没找我呢,我以为是你帮我赶走了他。”“我现在和他见上一面也难呢。”陈深笑道,心下暗想是时候让扁头找阿强了。

 

李小男难得没有要陈深去和她买东西,自己独自到百货公司购物。直到黄昏才回家。她把窗帘全都换上新的,再把花瓶和花丢掉,把家里的摆设全都重新布置,她看了放在桌上、从碧城借来的书一眼,想了想,决定明天把书还给碧城,然后独自坐在餐桌上吃红烧肉拌饭。

过了不多久,她边吃起花生米边看着刚买回来的英文书,家里很静,李小男把书看到一半开始有点困了,于是把书放好关灯进了睡房,她把窗关上,躺在床上,自言自语道:“还是你说得对。果然他给我的所有都是徐碧城喜欢的。”说完又笑了笑:“不过你也送过我红凌酥,红凌酥也的确好吃。”说完微微转身,抱着躺在床上的男生,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睡着了。

 


评论(1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