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甜梦男(难)省(醒),监守自盗七夕賀文(ooc,文筆極渣,毀三觀)

偶就不相信這名字偶出短篇也會被詛咒!!

先把七夕短篇寫出來再說……

這就是獄警和自己抓回來的犯人之間離經背道的故事…十分抱歉这么久才出来……


预警:本文严重毁三观!!全员的三观也不怎么样…


苏男粉丝群:383451844,脑洞来源,群主真爱,群友很有爱,给偶很多帮助,欢迎加入!

(上)


在这个国家,有一种疑似魔法的契约,一旦立下便不能违背,而身体也会出现立下契约的标记。


当然契约并不只一种,然而由于契约的约束力太强,因此在这个提倡自由自主的国家,并没多少人愿意心甘情愿立下契约。

于是久而久之契约的用途便大多用于惩罚和囚禁方面,因此也被称为囚约。

关于囚犯的契约并不只一种,而最严重的一种是终身囚约,服刑者必须终身服从看守者命令,无论命令是否合法合理,也要听从。如此强大的契约不能单方面签下,因此被判此刑的人可选择死刑和签下契约,签下此约的服刑者会比一般囚犯多些自由,待遇也会比一般囚犯好。



 以上内容摘自《简.约.》



唐山海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为了新婚而买的双人床上时,有一刻的思绪混乱,他身处的地方并非他的书房,而是他本来的睡房,床头柜放着的时钟显示现在才六时多,而此时本应睡在床上的妻子却不知所踪。

唐山海下床确认过妻子不在睡房后,忽然感到一阵安心感,


法院的高级秘书柳美娜一边把玩着手机,一边看着相关的工作人员把蒙着眼,戴上手铐脚镣、处于疲劳状态的苏三省抬进车内,今早凌晨四时李默群就忽然派人把苏三省从“安全屋”硬拉出来,说要再一次问话,不到五时她这个秘书就被叫来上班,还好她在上班的路上迅速为自己和苏三省搬了救兵,天知道今天她可是已经申请了假期,绝不能为了李默群这个家伙的私心而浪费。

果然救星来了后,不到一小时,苏三省便被放出来了。本来,法院并没权越过看守者把立了终身囚约的服刑者带回来,更何况这看守者还不是一般人,而是曾为法院和警局立过大功的李小男。



唐山海走进睡房内的洗手间,把冷水泼在自己的脸上,想藉此为自己整理思绪。

冷不防又想起刚刚在梦中自己又再次回忆起两月前心爱女子和自己的对话。


 “山海,一直以来你也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她一天没结婚,陈深家人也会因为内疚而不同意我们的婚事。〞

“山海,帮帮我。〞


他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镜中人的黑眼圈提醒着他这些天的睡眠不足,新婚这一个月他总是躲避,但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李小男穿着制服,手上拿着相关文件走出法院,待在法院门外等候她的柳美娜迎上来:“他没什么事,放心吧,人在车上,我先回去睡一会。”

李小男把车门打开:“美娜姐不上车吗?”柳美娜看了一眼车上的苏三省,笑了笑:“不了,不阻碍你们休息。”她故意在说‘休息’两字时压低了声音,说完便转身离去。

李小男把车门关上,看了看躺在旁边座位的苏三省,把车子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



唐山海走出客厅,看到餐桌上放着三文治和写着“我去上班了〞的纸条,新婚妻子早已不见踪影。

说不定她和我一样,也是在逃避,唐山海不知为何冒出这个想法。然而他们不能再逃避了,七夕过后,他们便要拜会毕忠良夫妇,那时他们便会知道唐山海并未和妻子立下契约。

本来在这年代,结婚签了字便是,也不是非要立约不可,但刘兰芝认为只有立约才能确保婚姻幸福,而她和唐山海妻子关系非浅,断然不肯让自家妹妹吃亏的。

唐山海叹了一口气,拿起电话。



李小男把车子停下,她所开的车子窗户都是特制的,全是反光玻璃,别人无法从外面看到车内情况。李小男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伸手摸了摸苏三省的脸。

“小男?”苏三省醒过来,有气无力的唤道,回应他的是一个吻。

这个吻维持了十秒,李小男才坐回自己座位上,把他眼上的布拿开,看着苏三省“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大半夜的不想吵醒你,再说他们怎样审也没用,我不会招的。”

“所以就要白白被他们逼供了吗?真不懂珍惜自己的身体。”

李小男把苏三省的座位调低,把他的手举高过他的头,李小男整个人靠在苏三省身上,轻声说道:“看样子,要把这身体变成我的,你才会珍惜。”

“等一下小…”苏三省话没说完,嘴便被封住了,慢慢他的动作从挣扎变成接受,也开始响应李小男时,电话忽然响起。


“小男,我想过了,明天是七夕,也是个好日子,我们定下契约吧。”



不可描述的事在下文……


评论(6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