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夜省(醒)男(難)眠:楔子(下)(ooc, 文筆極渣,暗黑文)

抱歉晚了,和之前的有少許不同,感覺比我想的接近了,感謝大家的包容。


下篇会是不可描述内容…暗黑开始…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群友很有愛,給偶很多幫助,歡迎加入!



苏三省被绑在仓库内最高的柱子上,身上穿着的农民百姓所穿的衣服,头无力的垂下,虽然离地面有一小段距离,李小男还是可以看出他曾受刑和毒打过的痕迹,赤裸的双脚戴着脚镣,脚裸不自然地下垂。
李小男不由自主的伸手去碰,手指尖刚好碰到他的脚裸,她虽然不是真正的医生,但多年特工经验,已足以令她判断得到这是踝关节脱位。
李小男的眼睛闪过一丝愤怒,然而很快就平复了。
苏三省张开双眼,看着在他下方的李小男,泛起一个非常不合乎他现在的处境的微笑。
这和他以往对着小男的笑容都不一样,这个笑容,带着胜利的意味。
然而,其中的含意却只有李小男懂得。
那是完全不在乎自身安危,目的已达到的满足,李小男想,当年他抓到程青山时,让他和陈深对质时,是否也露出过这种笑容。
“看来是我赢了。”苏三省的声音听起来低沉却温柔,李小男却感到一阵心痛。
然而她掩饰得很好。
“谁说的?还没找到陈深的尸首,而且还有他逃离现场的迹象。〞李小男抬头看着被绑着的苏三省,目无表情地说。
“那你得赶快告诉徐碧城了,在抓到我那时,她好像喊着要把我碎尸万段,我不在乎死但可不想死在她手裹。〞苏三省淡淡的回应,丝毫没有计划失败的挫败感。
“在乎她倒不如在乎一下作为他未婚妻的我。〞李小男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从怀中取出一把短刀,在他面前扬了一扬:“就不怕我把你凌迟了?〞
她此时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但苏三省却没有丝毫畏惧,只是也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你的话,我不介意。〞
“你以为我不敢吗?〞李小男冷笑:“皮皮并不在你手上,你的死活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苏三省一钲,随即回复冷静的表情:“你就这么肯定?〞
“当然。〞李小男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凭什么?〞苏三省正式的看着李小男,这个表情,李小男从那个她暴露后和他单独见的审讯室时,他问“謝什么〞时看过。
当时她接下来的话瞬间让他的防线崩溃,而今次也会是这样。
“就凭我很清楚,你不会这样对我,你绝对不会伤害我唯一的亲人。你很清楚这会对我造成多大的打击,而你舍不得这样做。〞李小男停顿了一下,看向苏三省:“因为你是这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苏三省抬头看了看仓库的天花板,笑了:“败给你了。〞
最后他还是被她一语击破,但其实也没所谓了,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忍着想哭的冲动,他故作冷静的低头看向李小男:“动手吧。〞

李小男抬头看着他,把手上的刀往柱子上方一丢,小刀剌中绑着苏三省的绳子,她再一扬手,另一把小刀把余下的绳子也割断了。
苏三省所处的地方离地面两米左右,绳子断了他跟着掉了下来,但他却没有直接掉在地上,而是被李小男接住。
因为脚踝受伤,小男缓缓扶着他,顺势让他跪在地上。
李小男扶着他,在他耳边轻声细语:“不,还是我输了。”李小男抬头看着他,眼中带有一丝恨意:“你为什么非要迫我?”
“因为没有你一切也没有意义。”苏三省也轻声的回应,看着李小男的目光却如此热炽。 “而这是我想要的结局。”
李小男温柔抚摸苏三省脖上的伤痕,似笑非笑:“到了明早,你身体的每一部份,都会是我的,全是我的,我会让你的身躯变得犹如破布,会让你生不如死。但在那之前,三省,我给你最后的礼物,”李小男看着苏三省,把手放在他脖子后,用力把他擁入懷裹:“这点伤应该防碍不到我们,就当是少许的补偿吧,你知道,我在送别人上路时还是会先留下一点最后的柔情,像那时一样。”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