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法医秦明/麻雀】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17

胡二乱:

各位我乖吧~~


 @久任 大大我乖吧?(摇尾巴.jpeg)


来点赞推荐评论,有啥给啥吧,爱看啊!!!


另外


省男《爱无条件》小广告


********************************************************


苏三省感觉自己快疯了。


这种感觉自从再世为人之后就再没有过,七十五年前的那个苏三省却经常体会,懊恼气愤与焦急无奈混杂一团,让他忍不住原地打转,只想愤怒的大吼。


“一群废物!!”苏三省红着眼睛,嚎的额头青筋暴起面色通红,眼前低头挨训的人似乎不再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民警察,而成了七十五年前特工总部行动处第三分队的队员,“这么多人怎么能把自己的大队长也弄丢了!!!竟然还没有发现!!!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的眼珠子让狗叼走了吗?!!!”


为了顺利解剖,粮库办公室里早就生起了火炉,但是暖烘烘的屋子现在让每一个人都冷汗直冒,不仅是因为安静躺在办公桌上的杜春红的尸体和凭空消失了的林涛和李大宝,还因为苏三省像飓风,狂暴的卷过,只给每个人留一片战战兢兢的狼藉和空白。


小警察们发现,虽然苏三省的身份只是一个顾问,现在却真的让他们打心眼里承认并接受了来自于他的训斥,似乎苏三省本该如此,在他们面前,苏三省第一次流露了他骨子里的领导风范。


不过小警察们不知道的是,苏三省的领导“风范”真的就是一场彻彻底底龙卷风。


“三……三姐……”小黑鼓起勇气颤颤巍巍的开了口,在被苏三省冰凉的眼刀狠狠一刺之后立刻改口,“三……三省哥……是大队长说解剖这边他看着就行了……他让我去……去西边野地帮忙的……”


苏三省冲到小黑面前,又在他面前两三寸的地方来了一个急刹车,他比小黑高一些,此刻他的脸就凑在小黑的脸面前,他瞪圆的眼睛满含怒气,却只用最冰凉的气声窸窸窣窣的喷到小黑脸上:


“那你们就不知道事后去找他?连打个电话都没有??!!”


“信号一直——”小黑被苏三省瞪的完全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看着地委屈扭捏的道,“信号一直时断时续——我以为……”


“废物!!!”


苏三省陡然抬高的声音爆炸似的惊得每个小警察都原地一跳。


屋门这时候被推了开来,阿飞扶着裹着军大衣佝偻着的秦明走了进来。


苏三省一愣,一直高涨的火气竟然下去了三分。


秦明面色青白着,微微打着哆嗦,可是他的神色很镇定,他皱着眉头只盯了苏三省一眼,目光接着就落在了尸体上。


“找人要紧……留着人以后训……”


他的声音很虚弱,又轻又飘,可其中一惯的冷静让暴怒的苏三省也镇定下来。


“你们给我出去找!”苏三省凌空画了一个圈,包括进了大部分人,又指着另外几个,他瞥了眼扶着秦明的阿飞手里提着的那只工具箱,知道秦明已经决定接手解剖,于是苏三省吩咐另外几个人,“你们全部留在这里,安安静静但要眼睛不眨的盯着秦科长,如果秦科长再出什么事,我让你们和你们大队长一起都不见!”


然后他指了指阿飞和小黑:


“你们两个跟我来!”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打开门走进了外面的风雪中,阿飞和小黑对视一眼,阿飞慌忙把秦明和工具箱交给留下保护的同事,就急急慌慌的和小黑追上去了。


秦明靠在解剖台边撑着自己摇摇晃晃的身体,看着苏三省奔出去的门口,深深的皱起眉头。


“三……三哥……”此刻的小黑打死也不再敢叫苏三省“三姐”,在前面闷声走着的苏三省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是那样浓烈,雪片简直都不敢在他头顶飘落了,何况是小黑,“咱们去哪里?”


“去沈志国家里,看看他在不在,”苏三省的声音回复了平淡,但是平仄的语调里那冰凉黏腻的感觉让小黑和阿飞浑身不舒服,此刻的苏三省像一条剧毒的蛇,似乎下一秒就会弹起攻击,“他绝对和你们大队长的失踪脱不开关联。”


雪又变大了。


沈志国的房子离粮库不远,同样在村西面,苏三省遥遥的望了一眼,看到里面的灯光,他眼中闪出极冷的光,侧头吩咐小黑和阿飞各自堵住前后门,然后他问也不问,也不敲门,直接双手一撑轻盈的翻过院墙进去。


小黑在前门那边看着,目瞪口呆——这,这是警察能干的事吗?……


——等等,三姐他不是警察……


大片大片的雪花密密麻麻纷纷扬扬的落下来,虽然没有风,可是这干冷的感觉像是能直接钻到骨头缝里,小黑缩着脖子在前门口不断的跺着脚,过去了短短五六分钟就觉得自己快冻麻木了,没有风的大雪天里总容易显得万籁俱寂,然而这种安静没有持续多久,从院子里传出一声惨叫就让小黑吓了一大跳。


想都没想转身踹门,然而农村院门都是实木,老式的链条门锁也无法踹动,小黑只好一瘸一拐的绕到侧面,扒住墙头艰难的翻了进去。


他做这一切的时候,惨叫声不停,连绵不绝的惨叫听的小黑头皮发麻,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刚一落地就看到从另一侧翻进来的阿飞,看来两人的猜想都一样,他们互相一点头,各自掏出手枪改为据枪姿势,朝着屋子摸了过去。


但是到了屋门口,两人便把枪都收起来了。


因为他们听清了更多的声音。


“说!你把他们藏在哪里了!!”


“啊——!!!!我不知道!!!你冤枉人!!啊——!!!警察!!!警察!!!!”


“我不是警察!!我愿意怎么折磨你就怎么折磨你!!!你给我说实话!!!”


“啊——!!!!同志!!!!同志!!!!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求你!!!啊——!!!求求你!!!!”


小黑和阿飞待不住了,推开门双双扑了进去。


“三哥!别这样!!!”屋里沈志国被反绑着双手脚离地吊在横梁上,苏三省站在他面前,小黑他们来不及弄清苏三省到底做了什么让沈志国这么痛苦,他们急忙抢上去想把苏三省拉回来,但是手还没碰到苏三省的身就感觉天地倒转被放到在地。


“你们想林涛好好的就别来给我碍事!”


苏三省居高临下的瞪着他们,咬着牙道。


然后他猛地转了身,双手继续找准沈志国腋下那个点用力按下去,在沈志国的惨叫和吸气声中他语气淡漠阴森低缓无力,却仿佛来自地狱:


“你相不相信我有一万种方法折磨死你,法医却不会在你身上找到一丝伤痕?”


他咬着细白的牙斜起一边嘴角阴狠狠的一笑,放开手退后一步,环顾一圈之后,随手从门边的笸箩上抽下一根竹丝,绕到沈志国身后,捏住沈志国的右手,照着中指的指甲缝就扎了进去。


沈志国发出一声更凄惨的大叫,下意识的剧烈挣扎起来,但是因为被吊着,只能挣的整个人在原地翻腾。


小黑和阿飞被这副景象和这个样子的苏三省吓呆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


“我是无辜的!!!啊——!!!你血口喷人!!!——啊!!!!!”


苏三省站在他身后,仍然捏着他的手指向里刺着,眼睛却盯着挣扎的沈志国,桀桀的笑起来。


那笑声欢畅痛快,苏三省的笑纹甚至都满满的堆在眼角,可却听得小黑和阿飞头皮一阵阵发麻。


苏三省笑够了,盯着沈志国的眼就愈发的阴狠了,他的话从咬着的牙关里冷冷的一个个字向外蹦:


“我最擅长的就是血口喷人。”


阿飞和小黑集体打了一个哆嗦,就在这时,沈志国忽然叫道:


“在西边的枯树下!!!”


苏三省抽开麻绳上的一个扣子,沈志国就从横梁上软软的掉了下来,但是不知道苏三省怎么绑的,沈志国的双手仍然被绑在身后,只是抽开的那个扣子变成了一段长绳。


苏三省毫不留情的把他从地上提起来,面无表情的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把他踹给阿飞:


“带路!”


雪片密密麻麻的几乎遮住了全部视线,阿飞牵着沈志国走在前面,小黑落在一边,偷偷瞥了眼阴沉着脸的苏三省,终于鼓足勇气拿出手机,空白的信号栏还是让他充满希望的拨打了秦明的手机号。


目前秦明这个科长就成了最大的官了。


但是手机无法接通。


小黑叹了口气,任命的快步跟上,只是下意识的与苏三省保持了相当的一段距离。


还是那片发现了杜春红尸体的那块荒地,一众警察搜证没离开多久,他们的踩出的黑脚印已经被覆盖了一掌厚的积雪。沈志国在树下站定,眼珠转了一圈,忽然改口了,声称不知道警察“带”他到这里来干什么。


小黑和阿飞还没说话,苏三省已经一只手掐住了沈志国的脖子,推着他后退几步,重重的把他压在枯树的树干上。


“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是警察,他们两个要是有什么不测,我会直接杀了你——而且是让你缓慢而痛苦的去死。”


苏三省手上使了全力,说了这几个字,沈志国已经翻起了白眼开始踢蹬腿。


在小黑和阿飞慌乱着思考是不是要介入的时候,苏三省松了手。


“快说!”他不耐烦的厉声喝道。


苏三省身上掺不得半分假的杀气让沈志国彻底怂了。


哆哆嗦嗦的摸上枯树的树根一处凹陷,几人只感觉脚下一个轻微的震颤,枯树侧面竟然打开了一人高的树皮。


原来这不是枯树,只是做成了枯树样子的木门。


苏三省一脚把沈志国踹进去,然后自己紧跟着跃下。


原来他的猜想没有错,周围的地面找不到入口,那入口只在枯树里。


枯树中空,像是一根管道,他跳进去之后向下坠落,空间陡然变大,然后他踩住了先一步被踹下来的沈志国的右手。


心里气闷,苏三省用力碾了两下,听到沈志国的哀嚎,才哼了一声。


脚下碾沈志国的时候目光并未放弃在这冰冷黑暗的地窖里寻找,果然碾完他便目光一跳,朝着一侧奔了过去。


小黑和阿飞打着手机的手电筒也跟着跳了进来。


“阿飞看好沈志国!!”苏三省没忘叫人看住狡猾的沈志国,“小黑你过来!!”


小黑急忙顺着声音的来源跟过去,手电筒的光芒照处,只见苏三省扶着紧紧抱在一团已经没了知觉的李大宝和林涛。


“你个子矮,抱着大宝!!”


苏三省吩咐着,已经把林涛上了肩,林涛的身躯还算柔软,这让他稍稍松了口气,可是隔着衣服触感中的冰凉,又让他更加心惊胆战而且怒火中烧。


所以路过沈志国的时候,他再度踢上沈志国腰侧,厉声吩咐阿飞:


“你要是让他跑了我扒了你的皮!!”


阿飞吓得一哆嗦。


苏三省的羽绒服已经在发现林涛时脱下来裹住林涛了,背着林涛走回办公室的这十五分钟,他已经冻得身体和精神几乎都没有了知觉。


几乎像石头一样带着林涛摔进门,守在办公室保护秦明解剖的小警察们先是吓了一跳,然后一窝蜂涌上来从他背上接过林涛和稍后进来的小黑怀里的李大宝。几人把林涛和李大宝扛到火炉边一阵忙活,苏三省倒成了被冷落的那一个。


秦明故作镇静,摇晃着确认了林涛和李大宝没有危险之后,退出人圈,这也才注意到强忍着颤栗的苏三省。


环顾一圈,所有人的大衣和唯一的一床盖粮食的棉被都被拿给林涛和李大宝了。


秦明扶着桌子扶着墙,慢慢走到苏三省身边。


苏三省看了他一眼。


秦明也看了他一眼。


然后两个人都继续看着火炉前忙活的人。


秦明慢慢脱下军大衣。


这个动作让苏三省不解的皱眉盯向他。


秦明脱下军大衣,自己披了半边,然后把另外半边伸给苏三省。他依然看着忙碌的其他人,别扭的梗了梗脖子,小声说道:


“我发着烧,需要降温。”


他的声音不知道有几分来自病弱,有几分来自其他方面。


苏三省也是怔了怔,犹豫了一下,扭头确认了沈志国被阿飞牢牢的绑在了屋子一角之后,他松了口气,又畏缩的看了眼秦明,终于小心翼翼的接过另一半军大衣,也把自己裹了进去。


秦明发着高烧,所以身体非常热。


苏三省冻了太久,所以身体非常冰。


两人都是惬意的舒了口气,高度紧绷的精神慢慢松懈下来。


不知不觉,他们相互靠着,慢慢滑坐下去。


周围的人仍然来来往往急急慌慌的忙碌,可是对他们来说,时间忽然拖慢了……


苏三省的眼皮开始打架,秦明的头也垂了下去。


然后就是一片安宁祥和的黑甜。


他很凉。


他很暖。


当一些隐隐约约的对话传进苏三省耳朵的时候,他知道,天已经亮了。


“……队长,你要不要再歇会儿?”


……


“我哪有这么弱?要歇回东边大本营歇,我可不想继续和尸体待在一块儿……”


“哎尸体怎么着你了林涛——阿嚏!”


“行了宝哥,你还是老老实实躺着吧,一会儿让小黑背着你……”


这些零星的对话让苏三省更深的放松了。


“队……队长……”


“怎么了小黑?”


“……有些事情……我觉得要想你汇报……”


后面的话苏三省没有听见,因为他又睡过去了。


当他睁开眼睛真正睡醒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林涛冰冷的面孔。


林涛站在他跟前,居高临下一张铁面。


苏三省只能仰起脸不解的看林涛,而苏三省的动作让靠着他睡着的秦明也醒了。


“苏三省。”林涛铁青着脸,“我要逮捕你。”



评论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