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药石无医2(文笔渣,短篇,ooc)

偶绝不会说这是药石无灵和囚成自困衍生出来的脑洞……当然在剧情上没有任何关连…药石无医是独立的一篇短篇。

所以大家看嘛,偶脑洞真的不特别多……

話說⋯⋯⋯這是車,那個偶不太會描寫⋯根據劇情,接下來還會有⋯⋯偶盡力了就這樣吧⋯😭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群友很有愛,給偶很多幫助,歡迎加入! 


话说好像大家都关注点在於小男杀了三省……嘛…不要太难过,故事还没完啊不是吗?

弱弱的說,評論有助增加更新動力⋯跪求評論。

謝謝大家支持和包容,🙇🏻






中医为李小男做过针灸后,静静牌躺有床上。

陈深正打算上前关心李小男的状况,却被皮蛋进来打断了。陈深听了皮蛋在他耳朵边说的话后,匆匆的离开了,只交代江姐为李小男预备粥品。

李小男笑着目送他离去,从皮蛋刚才和陈深说话时不经意看向自己的眼神得知,陈深这次外出多半是为了徐碧城。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不在乎他的不在乎了。

李小男吃了一口陈深让江姐送来的粥,果然还是满口的血腥味,这竟让她放心得很,针灸也不能让这股气味消失。她放下汤匙,想起了为她带来这股气味的男人,身体却开始感到不适。

要发作了吧。她缓缓的让江姐先回去休息,然后再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普照,日光晒在地板上,白得发亮。

李小男想起她第一次被下药的时候,房内也是如此光明,仿佛是影佐为她所准备的礼物,为了让她更能清楚看到自己如何被侮辱,被践踏。

当时身体像现在、不,比现在更严重。

全身发烫,身体的敏感部位感到异常疼痛和不适,像被火烧一样,心底的某种欲望无法被压抑。

然而,药力给自己带来的那种痛苦感觉,却在那个男生进来的一刻烟消云散。

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被羞辱,只记得那个男生疯狂大叫的声音,还有当他进入自己身体时那种痛且快乐着的感觉。

撕裂、冲激、痛楚,她感觉到被伤害,却同时感觉到被满足。

当时,身体的本能好像大过了一切,尽管有羞耻感,但却和她本来想像中的不一样。

当李小男回复清醒时,竟不是感觉到痛苦绝望,也不是强烈的厌恶感,因为当时她根本没余力去思考这些,当时她只被那个在不久前还压在自己身上、夺走自己处子之身的男人吓到,他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因激烈的动作而破裂了,某些部位甚至变得血肉模糊。


“为了救你,他连命也不要了呢。”影佐在自己身旁似笑非笑地说,同时摆手让手下的人把苏三省带下去。

“什么意思?”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声音中为何带有一丝惊恐。

“我们给你下的这种药,除了进行男女之事否则无法停止你的痛苦,本来药力应该不至致命,不过由於还在实验阶段,加上对你下的药比较重,谁也不知你是否能在什么也没发生的情况下捱过去。本来嘛,我们的医生已经告诉他他的身体并非适当人选,不过,”影佐看了一眼被带走的苏三省一眼,笑道:“他很坚持。”

李小男忽然想起了苏三省当时大叫的言语是什么。

“不要碰她。”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