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省男】囚成自困第一部2(文筆渣,ooc,黑暗风)

偶尽力了…关於不可说的内容……那个…之后会不会还有…看情况吧……(偶真的不会写啊)

跪求評論,什麼也可說哦,偶真的需要意见,感谢各位支持和包容。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群友很有愛,給偶很多幫助,歡迎加入! 


半坑掉的前文:引子 1 2 3

正文:1

在某些情况下,有选择比没有选择更为痛苦。

李小男坐在床边看着窗外,房间长期烧着火盆,所以就算光着身子也不会冷。更何况唯一的睡衣也在昨晚被撕了。这房间和她原来的家差不多大,这些天,她一直装作神智不清,苏三省每晚也会来到这儿照顾她,早上才离开。

日本人曾用过的公馆,现在住了一名中共的间谍,这件事看上去挺讽刺的。

那个男人,到底想怎样?

作为日方的间谍,他在组织所爬到的位置已经足以令中共几个地区的地下情报人员遭受到灭顶之灾。然而据她所知,别说其他地方,就连自己当初和苏三省藏身的天津,除了那个她把苏三省藏在那儿的旧跟据点外,其余在天津的跟据点也没有受到破坏。

表面上来看,他囚禁自己,利用自己令苏三省屈服去帮他做事,然而以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以他的城府和心计,根本没必要这样做。

三省的确是出色的特务,但那人作为日本间谍在组织潜伏那么久,却故意在自己面前暴露,冒着有可能被人发现的危机,把他们捉来就只是为了让苏三省为他办事?这怎样说也不太合情理,而且在这二十天以她的观察,他还是有不少得力助手的。

而另一个问题是,这个男人在组织潜伏期间所表现出来的能力,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以他的能力和在组织的地位,只要他想,尽管未能完全破坏组织,却也能令中共情报方面受到重创,一想到这点李小男就感到不寒而栗。但就李小男所知,近两年有他参与的计划十之八九都得到很大的成功,亦因此得到组织很大的重视。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李小男看着窗外,感觉无论如何还是摸不透那个男人的用意。

上一次令她有这种感觉的,是现在睡在她身旁的男人,苏三省。

只是她很确定,那个代号“将军”的男人,对她毫无男女之情,而且绝对不简单,他很清楚该如何摧毁一个人。

李小男回头看了看苏三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又再重新躺下。她看向躺在自己身旁的苏三省,想起昨天的种种……

 

昨天

 

一名穿着农民装、头上的浏海都垂了下来、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少年默默的垂下头,站在一名中年男人面前。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说得真不错啊。你说我说得对吗?苏队长。”中年男人轻轻抬起少年的头,对上他那双没有生气的眼睛。

“是的,您说得很对。”少年目无表情的用缺乏感情的语气回答。

“那我想我一定就是你的后福了,你看,你没被狗咬死,还被救了,虽然之后被软禁,但又被我救了出来。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滴水之恩 涌泉相报。”中年男人故意脸带笑意的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了顶着少年下巴的手继续说:“那么苏队长能否帮我办些事情?”

苏三省后退一步,微微低下头说:“请将军吩咐。”低沉的声线听不出任何情绪。在一开始被捉时,他还是能勉强保持冷静,但当他察觉“将军”的意图时,就再也没法控制自己情绪了。但就像以往一样,就算他激烈反抗,也没有任何作用。所以苏三省很快就晓得了,自己应该如何应对“将军”。他能在曾树面前忍了三年,能在果党忍了那么多年,就算不懂讨好上司,也懂得如何顺从。

“将军”满意地笑了笑:“李小男自从来我们这儿,我们给她打了一记逼供用的药后,就一直处于一种不太清醒的状态。我们本来也打算照你所说让她先好好休养再说,只是这么多天还是没进展,看来是时候换另一种方法了。”

苏三省感到一阵寒意,他抬起头来,看到“将军”手上拿起一支针筒。他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们为李小男小姐注射了这种药物,就是注射后会让人莫名兴奋的那种,药物。我们想她通过一些经历或行为,去唤醒她本来的意识。”“将军”看着苏三省的脸渐渐变得毫无血色,嘴角不禁向上弯,他心知苏三省已经猜到自己接下来想做什么了。

“苏队长,你本来和李小姐是旧识,我想这个任务交给你来做会比较好,毕竟本来夫妇间才会做的事,让陌生人来干好像不太好。当然,你真的不乐意也不会勉强你,我让别的人来做就好,不过我可不会只找一个哦,刚巧我的手下也有一阵子没碰女人了。”

“你这个禽兽!”苏三省冲上前,但很快被这名穿军装的人狠狠的按在地上。

“你被我折磨时也没这样说过呢,看来你对李小男真好啊。”“将军”轻轻弯下腰,玩味的看着苏三省。

“不过真让我伤心,看在你为我杀过人的份上,我还好意让你选择。是你动手,还是我手下动手?”

苏三省死死的瞪着“将军”,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也许“将军” 已经死了好几回了,但他的身体被按着,用尽全力也无法站起来,“将军”示意手下抓紧他,然后笑着转身向门口走去:“现在无法选择不要紧,我带你去看看吧。”

苏三省被押着走向囚禁着李小男的房间,曾经这条路让苏三省忘记白天所受到的屈辱,因为能看到李小男,而且是一个会对他开心地笑的李小男,但今天……

房门打开了,仅穿着一件薄薄睡衣的李小男,双手被绑着吊起来,嘴上被绑上白布,她的呼吸十分急速,脸上开始出现红晕。“看来药性发作了,”“将军”若有所思地说:“这样要快点帮她解决了。苏队长不愿意就交给别人吧。”说完就打算示意手下走上前。

“不!!!”苏三省不断挣扎,却依然无法得到自由,很快他便已明白,这是和上次刑场一样的情况。伤害是注定要造成的,关键是谁动手。“我干!由我来。”

“很好。”“将军”不着痕迹地笑了,他走近苏三省:“记住,可不能温柔,必须粗暴一点才对回复神智有理,要是你做得不够好,我的手下会再帮你的。”

苏三省恨不得在“将军”的脸上盯出一个洞,但聪明如他还是察觉到不对劲:“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根本不用向小男逼供,以你的身份地位,小男知道的情报你也知道!你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声线语气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

“将军”笑而不语,只是辉辉右手,抓住苏三省的人向后退了“虽然我的手下会离开,但别想着和我同归于尽那么傻哦。你一反抗,她就没命了。”

苏三省握紧拳头,手指深深陷入手掌肉里,但他知道自己根本毫无胜算,所以也放弃了攻击“将军”的念头,走向李小男。

李小男的眼睛开始因为不舒服而变得红红的,苏三省深呼吸一下,正打算解开李小男手上的绳子,却听到“将军”的声音:“不许解开绳子,还有,撕破她的衣服。”

苏三省把李小男一把抱着并放在床上,期间李小男不断挣扎,苏三省狠下心把她丢在床上,用力把她的衣服扯开,露出她的身体。一丝不挂的身体令他有了一股欲望。

苏三省本来对此也没有经验,只能凭着本能继续进行。他把小男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并开始亲吻李小男的身体,李小男想反抗却被他按住了。李小男的眼中涌出泪水,苏三省无意中看到后,不禁停下动作。

“看来你是做不到呢,没事,让别人做吧,我相信忍了那么久的他们会任得更好。”“将军”的声音从后面存来,苏三省曾无意中看到过他的手下如何对待女性,他绝不会让李小男受那种痛苦。

就让他来当这个罪人吧,尽管以后李小男会恨他。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