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药石无灵番外对症下药前言(文筆渣,也許ooc)

对症下药的前言,也提到偶在药石无灵中省男關系的理解,順帶補充一下新角色的背景資料……

遲來的女神節快樂!所以師姊出場很多哈哈哈(藉口!)

跪求評論,什麼也可說哦,感謝大家的包容和支持。🙇🏻🙇🏻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群友很有愛,給偶很多幫助,歡迎加入! 


前文:引子

如果要用一种天气来比喻苏三省,一定是雨天,而且是晚上的雨天。那种阴森和沉郁的感觉,神秘中带点杀气,尽管大多数情况下他是有礼的,但那种阴沉的感觉却也只会令人敬而远之。而李小男,无疑是晴天,而且是那种正午时份、耀眼而热情的情天。热情如火的她,虽然偶尔也有像陈深这样的人受不了,但大多数时间也给人带来温暖。

雨天和晴天,两种互不相容的天气,就好像两种互不相干的人,两条没有交集的并行线。

在绝大多数人包括回复记忆后的苏三省,也认为二人之间不会有任何可能。

 

陈深给大部分人的感觉,也有些像晴天,不还是在早上的晴天,温暖,让人充满精神,却不会太热情,有距离但却让人舒服。

被人认为是阳光的李小男,其实也很希望找到属于自己的阳光。一人孤身在上海数年,以前也接受了无数训练,十来岁就和家人分离并且再没有相见,众人眼前的三四线演员李小男,虽然也有她自己的性格在内,然而却并非全部。

给予别人阳光的同时,也希望被照耀,被那个同样有给人阳光感觉得男人陈深照耀。

以这个角度来看,陈深和李小男被大众看好成为一对,也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

只是,与李小男在受训的地方一同被称为 “四汉子”、在世上最熟悉李小男性格之一的两名师姊,却和众人有不同的看法。

 

 

 “唉…”作为两名师姊之一的女孩现在正盯着地下室内的小窗口,右手却不住玩弄放在小窗口下的太阳花的叶子,口中却幽幽的叹着气:“人生啊…”单是听她说话的声音语气会以为她生无可恋,快要了结残生了,但饶是这样她身后并没有任何响应。女孩回过头,看向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床。

离她不远处的床上坐着一名看似二十出头的少年。少年没穿鞋子的脚裸上锁着两个铁环,长长的铁链绑在床尾后,由于铁链很长的关系,所以并没有对少年在床上活动造成阻碍,少年曲着双腿,全是英文的书放在膝盖上,戴着手铐的手缓缓的翻着书,造成少许铁链磨擦的声音。

女孩看着这样的场境,有种不枉此生的感觉,真是风景美如画,就连手铐和脚链都在此画面显得如此美好。要不是这家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死囚,真该让大颗儿来参观而她在外收取入场费用,说不定能大赚一笔。

“省省让一下位置…”女孩边说边做出让不少少女妒嫉愤恨的行为:拿着酒瓶爬上苏三省的床,把头沈在苏三省放书的位置上。苏三省从善如流的把书本拿高一点,然后彷佛没事发生似的继续看书。

女孩一边躺着一边为自己感到悲哀,为何躺在一个这么美好的地方,不论是自己还是对方都却毫无感觉,明明同样在爱情路上都充着波折,明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被所爱的人抛弃了,一般情况也就应该顺理成章相知相爱相扶持,但现在相知大概有了,相扶持自然是有的,但相爱嘛…怕是等到下辈子也不可能了。

“省省,酒快喝完了帮我出去买点好吗?”女孩边用“双手垂直举高,把酒瓶中的只剩三分一的酒凌空倒进自己的口中”这种对普通人很难但对特务来说轻而已举的方法喝酒边问道。

“锁着怎样买?”

 “解开不就行了你又不是解不开。”女孩松开已没有酒在内的酒瓶,任由酒瓶滚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小姐姐你还是别喝太多了。” 苏三省的目光并没离开过书,只是他觉得作为干弟弟现在好像该意思意思地劝一下。

 “失恋要喝酒才对啊!虽然现在他应该比我痛苦多了。”女孩全身放松躺在床上。

“应该是吧。”苏三省继续翻著书,女孩把头转过去看着他手上的书,那是一本医学书籍,很久以前李小男也是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

“你喜欢怎样的天气?”女孩看着天花板,忽然问出这一句。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