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囚成自困2(文筆渣,ooc,小男黑化)

本文一開始的那句句子全都是文中人物曾經或將會說的話。

偶這星期盡量日更,雖然質素不是那麼好,但還是希望能填一下糧倉。

跪求评论,什麼意見也可以。謝謝大家支持。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歡迎加入!




世界上最残酷的折磨,是未知的等待。

在很久以前苏三省已经亲身经历过等待有多煎熬,而这两天更有了深刻的体会。

在他被阿四咬至重伤时,他便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欲望。或者可以这样说,在他开了那一枪以后,他已经死了。

所以到了后来他根本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危了,就只想着为姐姐报仇。尽管他心里清楚,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的,是他对不起苏翠兰。

然而,不当汉奸,姐姐能过得好吗?

在他十二三岁时,他还只是一个乡下小子,他一家老少除了他和姐姐,全被日本人杀了。

当他成为党国的军人时,他姐夫和侄儿被日本人杀了。

当他当上了汉奸,他的姐姐还是被杀了。

他所有所有的家人,无论他身处什么样的组织,是怎么样的身份,他都无法拯救。

如果他还在当军统上海副区长,那么他连接姐姐来上海生活的钱也没有。

只是姐姐恐怕也不是想要这样的日子吧,到了最后,姐姐再也不要求他杀鬼子,只是想和他平平安安过日子,如果他早点下定决心,结局也许会不一样也说不定。

如果…在李小男于家门外提出“如果我现在让你收手,要你放下这些名利,不再伤害那些无辜的人,你愿意吗?” 的试探时,他能回答愿意,是不是一切就不一样了。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因为姐姐没了,小男也没了。

所以尽管还有一丝气息,他却不愿意活下去。

直至听到那一把熟悉的声音说出的那一句说话:“你要早点醒来,醒来后,我们再聊聊。”

过了一天,他便醒来了。再过两天,他已经可以如常人般进食,说话,只是行动还是有些不便。

在他醒来的第三天,他如愿见到他朝思暮想的女生。

那名穿着白衣、束着麻花辫,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他的女生,“医生”李小男。

在那之后,过了很多天。

虽然失去了自由,尽管行动受到束缚,但苏三省却感到自己再次活着了。

但在两天前,在某个对他那个遭遇过无数伤害的身体异常执着、代号“军医”的男人口中得知小男要进行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时,他再次经历绝望。

那个暗地里和小男有来往的男人,梁金鸣,中统的背叛者,他将会离开天津到北京公干,而中统的人会在路上伏击他,李小男要负责在那之前把他杀掉。

也就是说,李小男一方面要应付委员会的特务,也有可能和中统的特务交手。而最重要的是,整个任务只有她一人执行。

苏三省得知这个消息后快要疯掉,或者已经疯掉了,他拼了命的想出去救她,最后却被“军医”绑着吊起来了。

这二十个多个小时他什么也没吃,要不是被强行灌水,他大概也打算滴水不沾。

人类总是会对未知的东西进行想象。

而等待是最残酷的折磨,因为在等待其间你会不停的想象,想象的内容会让你更加害怕,然后把你迫疯。尽管你无数次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但你却无法证实。

也许有人会说,其实最糟糕的结果不就是李小男当场被杀死了吗?

但她是一名特务,特务在进行任务时失败,被当场杀死也许其实是幸运。

苏三省想起当天,他在隔壁囚室听到李小男的惨叫声那个场景,那一幕不停的在他脑海回放,接下来就开始加入一些他在军统和特工总部待的时候,听说过的专门针对女性的一些酷刑。

每当他想象那些酷刑用在小男身上,而他什么也做不到时,他便感到生不如死,于是不停的在半空挣扎,所以也没人敢放他下来。

他早已打定主意,如果小男死掉的话,他也不打算活下去。反正他的人生本来就已经完结了。

直到熟悉的触感出现,而他在之前隐约听到她的声音。

 

李小男亲吻完苏三省后,仔细地打量着他。几天没见,他又瘦了。

“听说你没吃东西了?”李小男一手抱着苏生省,一手拿起放在一旁的馒头咬了一口,已经冷掉了。

“你身上有血腥味,”苏三省还没感受到李小男归来的喜悦,就已经闻到她身上的血腥味:“你受伤了?!”

李小男一手把馒头塞进苏三省的口,等他咬下一口后随手把馒头丢到一旁,再顺势用唇封着苏三省的嘴。

“不能说,这些话我听到了会很难过,我不想难过所以不能说。”过了一会她放开三省,而苏三省也因为李小男平安回来而放下心头大石,但在他放松的这一刻身体却支撑不住,在他吞下那一口馒头后,他便失去知觉。

李小男抱着昏倒的苏三省,玩味的笑了笑,解开他手上的锁后,也顺势抱着他坐在地上。站在她身后的黑衣女郎终于找到时机似的,走过来轻声对她说:“差不多是时候和上面交待一下了,你要对他做什么,以后有的是时间。”

李小男站起来,把苏三省交给走上前的两名黑衣男人,吩咐道:“把他扶到床上,还有让“军医”看看。”

 

李小男和梁金鸣接触了一段时间,坦白说虽然是保密,但梁金鸣身边的人还是知道他们的关系的,现在杀了他并不是真的最好的时机,而且本来李小男还打算在他身上套多点情报,却迫于无奈在最近两天了结他。

因为梁金鸣在近几天得知了和中共有关的秘密,而他们也收到情报指中统最近得知,原来梁金鸣手上一直持有一些中统的秘密,尽管他还没有把秘密泄露出去,但中统的人也不会容许他这样一个计时炸弹留在特务委员会,然而万一梁金鸣落入中统手中而他当时还没死,他就很有可能拿新得到的中共情报来换取自己的姓名,所以为了保险,他们必须抢在梁金鸣留在中统手上前杀掉梁金鸣。当然这任务自然是交给李小男。

本来她一回到天津就应该向上级报告回收到的是什么秘密数据,有没有已经外泄了的可能性,但当她得知苏三省的情况后就头也不回的往关着苏三省的房子走去。并留下了这一句:“在国家大事面前爱情也许一文不值,但现在他奶奶的我就是不想谈论国家大事。”

当然,有部份原因是因为在李小男心中那份所谓的秘密根本一文不值。


评论(1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