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囚成自困(暗黑風,ooc 小男黑化)

药到病不除的姊妹篇

抱歉久等了,正式放飛自我中……明天再補……

請大家多包涵…

跪求评论,什麼意見也可以。謝謝大家支持。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歡迎加入!


在国家大事面前爱情也许一文不值,但现在他奶奶的我就是不想谈论国家大事


天津往北京之间

两轮房车从天津出发,慢慢离开了市区,转入一条比较荒凉的路上。不经不觉已经是秋天,又快要踏入冬季了,途经路上的树叶都开始落下。

梁金鸣坐在房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有那么一点心绪不灵。

活了四十多年人,在中统干了那么多年,他很清楚出卖中统的下场。

但他还是投靠伪国民政府特务委员会,透过出卖一次中统刺杀日本人的行动,而获得了天津特务委员会的副主任这个位置。然而,他也深知中统的人并不会那么容易放过自己,所以他乘坐房车出入,身边经常跟着几个天津特务委员会行动组的成员。

当然其实他并没有把所有他所知道的有关中统的情报都出卖给特务委员会,他不是傻子,凡事留一线,要是将来汪伪倒了,他还能靠着那点情报重回中统,或者投靠军统。

前几天他抓到一个共党交通员,那个交通员供出接头地点,当梁金鸣命人带队到接头地点捉拿时却早已人去楼空。但也不是全无收获,他无意中得知了一些和共党有关的情报。

梁金鸣感到又多了一点可以用来和中统谈判的筹码。但由他得知这个情报那天开始,他就一直有点心绪不灵,是因为什么一时三刻他也说不上,就是莫名的有种不安。

“怎样了?”仿佛感到他的不安,坐在他旁边的一名曲发美女带点担心地问道。

“没事。”梁金鸣强迫自己笑了笑,安慰身边的女生:“兰儿,待会到了旅馆,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要继续乘车到北京,要你陪我去公干真是抱歉了。”

“不会啊,我也没到过北京,你办完正事再陪我在北京好好玩一会就好。”兰儿乖巧地说。

梁金鸣已有妻室,但当他背叛中统时担心家人受到牵连,所以才送走了她们。然而独自留在天津总有点寂寞,这个兰儿虽然是在百乐门舞厅工作,却是卖艺不卖身,梁金鸣隐瞒着身边的人,偷偷和兰儿交往,这次他到北京工干,兰儿提出想和到了北京工作的同乡姊妹见面,而他答应了,当然他带着兰儿去北京其实也是想有进一步的发展。

忽然之间,房车急速剎车。窗外响起枪声。梁金鸣连忙抓着兰儿躲在车的后座,车上的特务和另一轮车上的特务也下了车,和忽然出现在枪手展开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枪战。

梁金鸣躲在后座,听到自己的人一个又一个发出惨叫声,不禁愈来愈着急,正当他在想是不是要把筹码拿出来时,他身边的兰儿突然从怀中取出一把水果刀,手起刀落,把水果刀插进梁金鸣的后背,直达心脏一刀弊命,梁金鸣甚至没意识到是谁杀了他就死了。

兰儿看着梁金鸣,心想:你是幸运的,至少不用知道自己被骗了。那个人就没那样幸运了。

兰儿把手探在他怀内找了找,摸出一份文件,她把文件收在怀内,再拿走他身上的枪,抓起梁金鸣的尸体,打开了车门。

 

天津 某个神秘大屋内

一名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一些有关医学的书籍,完全无视在他身后十步之遥的那名被吊起的看似二十出头的青年。青年被蒙上双眼,口中塞了毛巾,手上铐着手铐再绑着铁链,手腕及手臂已经出现几道因为挣扎而被手铐铁链弄伤的血痕。

高根鞋踏在地上的声音响起,中年男人放下书籍,向门口方向看去。一名束着麻花辫,身穿白衣脚下踏着高根鞋的女生打开了门,她看了看被吊着的男生,转头向中年男人发了一记冷到极点的目光。

“和我没关系,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出去破坏计划吧?他又知道了你这次任务九死一生,自然不会乖乖坐着等消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中年男人一脸冷漠的说。

“锁住正常,那眼罩和毛巾怎么一回事。”李小男继续看向男生。

“我不喜欢他看我的眼神,而且我怕他咬舌自尽,那时要怎样向你交待?”

李小男踏步想走上前,中年男人拉住她:“你好像受枪伤了?你的身上有血腥味。”

“处理过了,不用麻烦有名的“军医”了。”李小男继续走向男生。她先将男生放下来,然后一把将毛巾丢掉。男生被吊太久一下子站不稳,李小男一把扶着,顺势抚摸了眼罩一下,“小男?”男生的声音虚弱而且充满不确定。“哟,三省。”李小男看着男生的头发,浏海快要盖过他的眼睛,苏三省听到李小男的声音后全身震颤,李小男把扶着苏三省的手收紧,对着苏三省的唇吻了下去。


评论(1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