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囚成自困(文筆渣,小男黑化,ooc)

药到病不除的姊妹篇……的感觉。

 

感觉会有些黑暗…脑洞从写药到病不除已经有点,但到了药石无灵还是写得温馨了,嗯…应该是吧?药石无灵偶想写的是小男的纠结,爱着而且内疚但因为很多原因不敢表达,却又无法阻止自己。

在这篇小男倒是很清楚自己感情,也强硬很多。

黑化當然不是指背叛國家什麼的…只是性格上有點……嗯…

其实一直有点不太敢写出来,怕大家接受不了,但这两天还是决定放飞自我。

偶还是想写一写他们之间偶所想象的那种感觉有点绝望的爱情。

文章中点应该就会集中在两人,应该是短篇…吧。

謝謝大家的包涵。

跪求评论,好吧偶还是矫情的,所以還是有點擔心,所以不介意看的可以留言吗?

謝謝一直以來包容這樣的偶的你們。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很久以前,有人如此询问过李小男。当李小男再次看到那个当初开枪杀死自己,如今全身是血,身上有多处被狼狗所咬造成的伤口的男人躺在自己面前时,她再次想起这个问题。

不过问这个问题的人也已经死了,为了她口中的爱。

“你确定要他活着?”眼前那个正在为受重伤的男人处理伤口的蒙脸中年男人忽然问出这样一句。

“当然。”李小男目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知道我用药多狠,被我救活的人一般都过不了五十岁,以他的身体状况,应该活不过四十岁。”男人说话的语气完全就是闲话家常般,难得的是李小男也一副他刚刚只是在说自己喜欢吃什么的样子。

“我知道,所以才让你来救他嘛。”李小男依然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随手拿起了一块红凌酥吃了起来。

李小男的代号是“医生”,眼前这名男人的代号是“军医”。和“医生”不同,“军医”是真的从事医疗工作,只是他所医疗的对象一般也是党员。医术非常高明,只要还有一口气基本上他也能救活,只是方法大多剑走偏锋,救活是救活了,之后还是会留有许多后遗症。

李小男是其中一个被他从死亡边缘救回来的人。

 

“爱上你真是他的不幸。”“军医”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小男。后者一副没所谓的样子拍拍身上的饼碎。 “对啊,真是他的不幸,反过来说也是我的幸运。”李小男整理完衣服后干脆的站起来,转身往门口方向走去:“你救活了他后再告诉我好了,我先去睡一会。”

“你还真放心呢。”“军医”冷冷地说。

“当然啊,对你我向来放心得很。”

她不会告诉别人她待不下去的原因是因为看到他这样子心如刀割。

对了,那个问题她好像还没给出答案。她知道什么是爱吗?

她不知道,但从那个差点被狗咬死的男人苏三省身上看见了。这份爱她无以为报。

所以,快点醒来吧三省,地狱在等着你。

也许他会后悔爱上自己也说不定,但已经不能回头了,这次她绝不放手。


评论(1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