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法医秦明/麻雀】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要解剖人家的秦明 8

胡二乱:

感谢大家的支持~~还是那句话,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篇文来看这篇文。本次大概是年前的最后更文了吧?我需要缓缓,每天都几千字实在有点吃不消了。谢谢~~~请帮忙多多宣传推荐哦。


休息的时候我会试试看能不能给这篇文也画个封面。


****************************************************


苏三省和秦明在新企划着实引起了一阵轰动。


“这不是昨天来的帅哥吗?怎么,昨天来是面试的吧?你这是被录取了?”


“哎哟哟,没带昨天的假小子,倒带来一个软萌萌的小哥哥!”


“帅哥,来个见面吻吧,姐好好疼你。”


……


秦明脸上现出少见的局促表情,在脂粉堆里左右不是,苏三省也好不到哪儿去,除了李小男——呃……还有李大宝之外,他在男女交流上本就非常淡薄,本来想拉下脸放冷气,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火红毛衣的关系,冷气怎么放都感觉别扭。


最终还是公司经理急忙跑出来给他们解了围。


公司经理自然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加上林涛强调了公务人员不能曝光,所以经理也不好安排真正的工作给苏三省和秦明,只说是第一天上班,没什么任务,安排了一个走一步屁股扭三扭的男模带他们熟悉环境。


“你好,我是Eddy,”他捏着嗓子高傲的垂着眼皮,目光在秦明脸上时鼻子里微不可查的哼了一声,然后视线微微下落放到仍然一头雾水的苏三省脸上,他立刻变热情了,“经理还没说你们的名字呢,怎么称呼啊小弟弟?”


苏三省眉头深深蹙起,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别叫我小弟弟。”


那锐利的目光和红艳艳软蓬蓬的毛衣组合在一起实在是萌的不得了,Eddy仍然笑着,伸手捏上苏三省的脸颊:


“小弟弟脾气还——”


下一秒苏三省猛地抓上他的左手挥了一圈,反手压着他的肩膀,在Eddy的呼痛声中狠声道:


“我说过别叫我小弟弟!”


秦明伸出胳膊打了一下苏三省的胸膛,苏三省视线上移,秦明对他摇了摇头。


苏三省重重了哼了一声扬手放开了Eddy。


“哎哟,真没礼貌,”Eddy揉着肩膀,“那总要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吧?”


秦明知道在交际这方面,自己这个现代人总比苏三省这样的民国来的还个性拧巴的人灵活一点:


“叫我William好了,他是Ben。”


苏三省不可置信的盯向秦明:


“我不笨——”


秦明咳嗽了一下,手不安的碰了碰苏三省的胳膊示意他别再说。


“哎哟,Ben真是可爱呢,连英文都不懂?”


那神情里的鄙夷让苏三省深深受到了刺激。


“私はにほんごを専攻している(我专攻日语的)”


秦明压住冲上头顶的惊讶,慢慢转头看向苏三省。


苏三省根本没理他,毫不服输的盯着Eddy。


“啊……哈哈,原来是讲日语的小哥,怪不得呢。”Eddy打了个哈哈掩饰过去,秦明一想立刻也明白过来,苏三省是从抗战年代来的,作为军统的杀手后期又当过汉奸,总应该会讲日语的。


Eddy带着他们在公司里转了一圈,昨天秦明和李大宝来的时候其实也都观察过,这是一栋二层小楼,一楼主要是行政人员的办公区和模特休息区,二楼则搭了一些摄影棚,供新来的模特拍模特卡或是进行其他盈利性的拍摄。


小楼没怎么装修,美其名曰工业后现代风格,不过秦明和苏三省都能从其中看出真正的原因——就是资金不足而已。


然后两人就被带到摄影师那里拍模特卡。


虽然不是来真的,可是在其他人那里过场还是要走一下。


秦明还好说,现代人对于这种事并不反感,加上穿的又是西装,只需要插起裤兜摆出他平日的傲娇模样即可,到了苏三省那里却成了摄影师的灾难。


“拍一张就行了,扭捏那么多姿势干什么?”


苏三省拍了一张军队里的跨立站姿便要离开,摄影师拉着他欲哭无泪,他则满脸不屑又不耐。


摄影师不依不饶,嘴上喋喋不休的进行指导,在苏三省即将爆发之际,秦明轻轻按上他的左手。


苏三省看过去,秦明对他摇摇头,牙关里小幅度的说出几个字:


“演戏而已,别露馅……”


苏三省不耐烦的吭了一口气,重新站回去。


“哎哟,好,Ben把领口拉下去一点。”


苏三省堵着气,一脸不情愿的拉下领口。


“对了,Ben,眼神放迷离一点,头要低,眼睛看着我,迷离——迷离——这目光怎么要杀人啊!!”


摄影师失声尖叫,苏三省闭上眼酝酿了一会儿,再睁眼还是一副杀人目光。


“算了我们换另一组动作——头扬起来,对,嘴巴微微张开,性感,要魅惑一点,感觉自己没睡醒,口渴,渴望着水——没睡醒啊大哥!你早上一起来就是这副即将出征的样子吗?!”


摄影师再次失声尖叫,苏三省无辜的盯着他:


“我从没有睡不醒过啊。”


秦明早于苏三省拍完,一直站在摄影师身边看着苏三省拍摄,看到这里,他已经不知何时起挂上了淡淡的微笑。


“算了,我后期修一下吧,下面进行下一组,Kent,把他的上衣脱掉。”


苏三省退后一步摆出防御姿态,名唤Kent的助理被苏三省身上的杀气震得不敢上前。


“Ben,你的长相条件非常好,咱们拍个露脖颈和肩膀的,再给你的头上喷点雪,雪花一扬,你只要摆出你的杀人目光,那效果绝对没的说了!!”摄影师解释着,到最后已经自己陶醉了。


苏三省鼓了鼓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只好去看秦明。


其实模特卡后期肯定要被林涛收回来销毁,过场而已不必投入,但此刻的秦明被苏三省刚才的一系列吃瘪逗的心情甚好,不由得平了平弯起的嘴角,郑重其事的对他点点头。


苏三省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脱掉了上衣。


助手把背景布换成了纯白色,摄影师推近了镜头,嘴上指示着助理用带着颜色的发胶吧苏三省原本毛蓬蓬的发型喷成了仿佛被雪冻住的灰蓝色,然后助理抓了一把人造雪片站到苏三省身边,只等摄影师下令就开扬。


“好,抬起你的右手,看着我,就好像你要用目光杀了我——很好很好!就是这样冷冰冰的摄人心魄的目光!越冷越好!!对!脸上不要有表情!用目光表达你的杀意和不屑!”摄影师完全被苏三省的本色发挥震住了,激动的大喊,“对!就是这样!你是世间最纯洁的罗刹!你是披着美丽外衣的恶魔!!你只要用你的眼神就可以退散神佛,因为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摄影师忘我的呼喊着,接连不断的按下快门。


中午休息时他们苏三省和秦明坐在公司的厨房里,面前是公司给模特准备的蔬菜沙拉,两人都没有吃,秦明看到苏三省仍然是一脸“丢死人了没法见人了还是不是男人”的懊恼表情,要扑哧出一个笑,不过“扑”出来了“嗤”让他成功的咽了回去,他清了清嗓子压下笑容,眨眨眼:


“今天表现不错。”


苏三省大概想看他,不过丢脸的感觉让他半途就把脸重新低回去。


冷场是秦明的专项,但今天苏三省的一系列表现实在逗的他心情很好,所以他不想冷场。


“那个……你这里没洗干净。”


秦明说着,向苏三省的头发伸出手。


苏三省吃了一惊一侧身躲开了,瞪着眼像受惊了的兔子盯着秦明。


秦明指了指自己的头发:


“你那里的白色,没洗掉。”


苏三省的头发洗过,已经是半干的软软垂在眼前,听秦明那么一说,耻辱的记忆又让他着急起来,忙乱的揉着头发,重新把头发揉成了来时李大宝给他打理的模样。


“小哥哥真可爱啊……”


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儿径自坐了过来,咬了一口盒饭里的鸡肉,忽然想到什么:


“那个——你们该不会是——”


经过了情乱酒吧林涛的“调教”苏三省已经听得懂是什么意思了,在秦明开口前他急忙开口:


“不是不是!”


“那就好。”短发女孩儿咯咯笑着,“小哥哥你叫Ben是吧?我叫July——啊对了,Eddy哥说小哥哥你是学日语的不会英文,那你叫我玲玲吧。”


终于不是拗口的英文名了——一群中国人干什么没事给自己弄英文名字?


苏三省松口气,对玲玲的印象好了不少。


紧绷的弦放松后一上午身体和精神的劳累终于显现出了影响。


“咕——咕——……”


玲玲先看向秦明,秦明微微睁大了眼睛,无辜的摇摇头。


“啊,我知道,”玲玲看向苏三省又是咯咯的笑,“刚来的时候都会不习惯这样的工作强度,加上公司的减肥餐也实在难吃,这样吧,你们吃我的!”


她说着,直接站起来热情的把自己盒饭里的菜拨到苏三省和秦明的盘子里。


“这是我妈妈特意给我的做的哦,手艺很好,尝尝~~”


盘子里是烤鸡胸肉,不知道抹了什么酱料用了什么火候,本来应该柴柴的鸡胸肉竟然一咬松嫩可口肉汁横流。


“好吃吧?”玲玲看向苏三省,苏三省几乎趴到了盘子里大口大口的咬,她又看向秦明,秦明坐的笔直,但切肉的刀叉用的飞快,小块的肉连续不断的送入嘴里。


“好吃……”苏三省腮帮子鼓鼓的,含糊不清的点头。


“烹调手艺很高。”秦明谦虚而中肯的给了意见。


“两位哥哥真可爱,尤其是笨哥哥。”玲玲又笑,“那明天我再给你们带啊。”


秦明眨眨眼,看着玲玲忽然露出微笑:


“不是说今晚公司有跨年party吗?你不参加?”


“啊,我妈妈管我管的很严。”玲玲耸耸肩,“九点之前必须回家呢,所以去不了了,只好明天再见啦——提前祝你们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