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药石无灵番外救药(上)(文笔渣,也许ooc)

又名苏三省的人物關系

這篇番外會否帶出不少新角色、原劇角色和三省之間的關系。

新角色可能多了點,但都是和三省小男有關的,請大家多多包涵。

跪求大家可以的話多留言,大家的評論是偶其中一個動力,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包容。


苏男粉丝群:383451844,歡迎加入



天津 晚上

1943年的冬天,现在还是一月,所以天气非常的冷,然而还是有很多人在街上排徊。

电影院外,红男绿女,一群刚从电影院出来的青年男女被门外的摊档吸引,纷纷停留在电影院门外。其中包括一对青年男女。男的长得英俊,但言行中带着不羁,而女的作少妇打扮,脸上带着稚气但倒也长得清秀,只是在一众女生中感觉有点平凡。

二人在小食摊档很快便满戴而归,他们边走边聊,经过电影院门外,往电车站方向走去。

有一名在电影院门外排徊的男子,正在看着放在电影院门前的牌子,想要借着这些牌子看出戏的好坏来。

忽然一把男性的声音让他感到有些熟悉,他抬起头,四周张望寻找声音的主人。很快他就找到答案,虽然只是看到背影,但却似曾相识。男子正想跟上前,一名年约二十的少女手捧着粟子匆忙的走进电影院,差点就撞上男子。

“抱歉抱歉。”少女低着头道歉,然后匆忙的跑进电影院。男子回过神来,背影已经消失不见。

“抱歉来晚了,张队长。”一把活泼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男子回过头去,一名二十出头、留着一头长曲发的女生正带有歉意地对自己笑着:“不如这次看电影我请客吧。”

“没事,我也刚到。”张辉扬按着女生要拿钱包的手:“沈小姐不用客气。”

沈素青笑笑,也没坚持,顺从的把钱包收起。

“张队长想看那一部电影?”

“我还在想,沈小姐有没有心怡的电影?”

张辉扬和沈素青步入电影院,渐渐忘了那把声音的事。

几小时后,一轮黑色汽车停在沈素青所住的公寓门前,张辉扬下了车,再为沈素青打开车门。

“谢谢你送我回来。”沈素青下了车转过身看着张辉扬。

“真要谢我,不如请我到你家喝杯茶吧?”张辉扬别有用心地说。

“张队长开玩笑了,明天我早上还有工作呢,张队长也要上班吧。”沈素青笑得天真:“真想我答谢你的话,明天下午来电影公司找我,我请你喝茶好了。”

 “也好,明天我带你去看赛狗吧。”张辉扬一开始有点失望,但听到后来那句后又提出建议。沈素青有点吓到了:“赛狗?”

“是啊就是几头狗一起跑,谁抢先到了有肉的终点谁胜利。” 张辉扬眼中透出兴奋的情绪:“其实斗狗更好看,不过你一个女儿家也不适合看。”

“那…好吧,明天见。”沈素青有点犹疑,但还是答应了。

她目送了张辉扬开着车子离开,心里不禁想:真是报应。她叹了一口气,转身走进公寓。

刚踏进家门脱下鞋子,电话就响起来了。沈素青跑过去接。

“两小时后你给我滚过来!!!”熟悉的声音响起,也不等她响应就挂了电话。

沈素青看着挂在墙上的时钟,还有五分钟就到十二时了。她轻叹了一口气。

天津 荒凉房子地下室

 

“他有没有脑子的?这个时候还和徐碧城看戏逛街?他真那么想暴露吗?”

“你对着我吼也没办法啊!幸好发现得及时,我们还…”

“及时什么啊?!我可是抛下一切赶过去的!你说是什么要紧的任务也就罢了,就是去为一个和别党的成员谈恋爱的成员打掩护,谁愿意啊?!”

 

苏三省在半醒半睡间,听到一些激烈的争吵声从楼上传来。他没有多想,戴着手铐的手把被子往上拉高一点,盖过他的耳朵。

没多久,开始传来瓷器破裂的声音,苏三省半张开眼睛,把被子拉下一点,把头转过去要看床头柜的时钟,二时三十分,幸好这儿是比较荒凉的地方,否则怕是会惹来不少麻烦。

苏三省坐起来,看向床尾锁链扣着的铃铛,心想是不是该摇响它来了解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女孩捧着一盆瑞香进房间,苏三省看向她,她把花盆放在床头柜上,说:“上面不少东西被打碎了,这盆瑞香我好不容易才拯救下来的。让它和太阳花作个伴吧。”

“上面怎样了?”苏三省眼睛咪成一线,迷糊地说。

“小冰和小男吵起来了,为了某个男人。”“哦。”苏三省拉着被子放松身体倒下床,看样子完全不感兴趣。

“你不想知道详情?”女孩玩味地笑。

“不想。”能让她们吵成这样的只有一个男人,而苏三省完全不想听到这个男人的名字。

女孩笑了笑,转身离开房间。

回到楼上,本来荒凉的房子并没什么家具,砸了一会就没什么好砸了,所以二人也开始停战。

“陈深真利害啊,能让两位淑女为他争风吃醋大力出手。”

“妈的谁要为他争风吃醋?!”刚刚那名拿着栗子差点碰到张辉扬的少女对女孩吼道。

“小冰我们生气归生气,要文明一点,别说脏话。也不要乱吼乱叫的。”

“我连说脏话和发泄都不可以了吗?我说不说脏话、发不发泄难道还能对国家有什么影响吗?”

“当然对国家有影响。要是让我们明明听到了你说脏话,看到了你乱吼乱叫的样子嫌弃你怎办?他因为这个选择了日本人那一方就糟了。这还对国家没影响?”女孩一面故作紧张地说,但嘴角的笑容却出卖了她看好戏的心思。

小冰静下来没说话,女孩看向小男笑得更高兴了:“小男,我知道女人有时总得替自己喜欢过的人说话,来证明自己当初不是瞎了眼睛才看上他,但偶尔我们也要理解姊妹想谈恋爱的心情,你的前度确实破坏了她的约会你要理解她。而且,他的确没脑子。”

小男咬咬牙,暗想:我也有牺牲的好不好,为了掩护他都要去和张辉扬看电影了,明天还要去看赛狗。这些都是三省邀请过她的活动,结果都去不了,现在还要和不喜欢的人去。

“算了,把东西收拾一下,小男明天还要上班,先走吧。”女孩说完就开始动手收拾:“对了,你想过办法去提醒我们陈大少爷,这儿不是上海,没人会看顾着他,让他在天津小心行事。”

小男淡淡地回答:“好。”她离开前看向那条通向地下室的楼梯,握了握拳头,还是转身离开了。

如果今天小冰不是打了电话来,她本来也打算来这儿看三省的,但现在弄成这样她也不好意思去看他了,陈深这家伙,好像总是阻隔在他们中间。

只是过了两天,她改变了这个想法。

徐碧城出事了。


评论(10)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