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药石无灵3(文笔渣,也许ooc)

各位抱歉來晚了!

話說偶覺得自己還是沒法把腦中的景象呈然出來,但偶的文筆…偶盡力了,抱歉各位。

謝謝大家對偶的包容。

可以的话跪求大家留言,可以好好討論一下情節。

話說大家想三省昏迷後那一年多發生什麼事,還是想繼續看他們相愛相虐呢?

再次感謝大家。

開篇(下)

“你认识张辉扬吗?”

李小男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平淡温和,但缺乏感情。

“啊?”苏三省显然完全不在状态。

“就是那个和你一样背叛了军统的汉奸,他现在是汪伪政府驻天津特务委员会的行动队队长。好像是你背叛军统后半年左右他就被特务委员会策反了。”李小男淡淡地说:“我查过,他在你到军统上海区之前,和你曾在同一个地区共事过。你认识他吗?他是个怎样的人?”

“……你查不到吗?”苏三省柔声细语道,语调温柔且有种绝望的感觉,当然这种绝望却是对他非常熟悉他的人才能感觉得到。

 “当然你不说我们也可以调查得到,只是问你会比较节省工夫。毕竟要了解一个人不容易,和他相处过的人对他的评语很有参考价值。”名为李小男代号“医生”的特务冷静地说,刻意忽略心脏在听到他说话语调时出现的疼痛。她想了想,再加上致命的一句:“我在接近他,所以相关情报很重要。”她知道,和她安危相关的事,他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和他只有几面之缘,只合作过一次行动。”苏三省柔声细语地回答。接下来他把所有该次行动细节和别人对张辉扬的评语观感全都详细告诉“医生”。

“医生”暗暗把他所说的都记下了,思考将来该以怎样面对张辉扬,这个男人绝对不好对付。回过神来,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她忽然有种自己在对犯人严刑迫供的感觉,然后她又想,难道不是吗?

“谢谢你的合作,再见。”她看向苏三省,没有得到响应。被绑上黑布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嗯,也对,刚才应该伤了他的心吧。

无视内心的感受,她站起来,正打算转身离开。却听到铁链磨擦发出的声音。她回头一看,苏三省双脚曲起,用力支撑身体,右手费力的想要向前移动,但连着手铐的锁链紧紧拉着他的手腕,手铐在他右手手腕割下一道血痕。他没有理会,很快,血痕中流出鲜红的血液。

“你在干什么?!!”她迅速冲上前,弯下身按着苏三省的手犮上的伤口:“你扯不断的,这样只会令你自己受伤。”苏三省停了下来,她从身上找有没有手拍毛巾之类的为他包扎,想起外面有纱布,正要当她站直身子正想转过身去想出去拿的时候,那时她的右手刚好在苏三省右手的旁边。

三省的右手握着了她的左手。

李小男转过去一半的身体停住了。手上传来的感觉让她一下子回到从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1941年

唐山海派了陶大春暗杀苏三省失败后,接到李默群邀请到他们夫妇到自己家作客的电话,他无法去和新到的交通员接头,所以只好把这个任务交给刚到的队员郭箫。郭箫本是李默群的情人的堂弟,经唐山海介绍进了特工总部行动处。在唐山海的二分队手下办事,但一直也没不太显眼,唐山海也是经陶大春才得知他是军统的人。

而苏三省从旧军统同事买到陶大春会和新交通员接头的情报,结果出现的却是郭箫。苏三省听从影佐的命令,让所有军统上海区的人三点到达大方旅社。再对行动处下禁令,所有人三点前不得离开行动处。

本来这件事与李小男无关,一来她不是行动处的人,二来她并非军统的人。但那天她刚好到行动处找陈深,带点衣服让他更换。当时他们是恋人关系,然而那时李小男已经很清楚,陈深所爱的人是徐碧城,所以当毕太太提出让他们订婚时,她拒绝了。

当她看到行动处门外忽然有大量日本兵出没时,她有预感要发生不好的事了。果然,那名曾不顾一切的告诉自己陈深并不值得自己再给予机会、因为他对自己的好全是利用的男人,正大声宣报着所有人在下午三点前不得离开行动处。

李小男在陈深办公室来回走着,她思考了一切的可能性,唐山海夫妇不在,那么对付的就不是他们。但今天并没有中共的成员有什么行动啊。到底他目标是谁呢?

此时,陈深回来把苏三省的目的告诉李小男。

“如果陶大春等人被捉,那么唐山海夫妇也有被发现的危机。”陈深十分焦急,拿着汽水瓶的手也是抖的。

“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做的?”李小男开口。

一来她是怕要是陶大春出事陈深也会出事,二来军统现在也是革命伙伴,她本不想他们有事。她的代号是“医生”,心愿是可以医病救人,自然不会放弃救人的机会。

陈深也没多想就答应了,李小男让他预备绿茶,她喝了后就会引起胃炎,然后到医院找陈深的人通风报信。当然这计划是有风险的,外面是有日本兵,万一他们不送他到医院而把日本军医或医院的医生请来,那么计划就会失败,就算成功了,李小男也有可能被怀疑。但李小男认为,一个自己换那么多个军统成员还是化算的,而且也情况也实在危急,管不了那么多。

李小男本就知道,为了徐碧城他随时可以牺牲自己,所幸他还是犹疑了一下:“算了,你用不着为我犯这样的罪。”

李小男笑道:“我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无辜的老百姓。”要是不把日本人打败,受苦的只会是老百姓。

绿茶喝了下去,胃炎所带来的疼痛预计般出现了,李小男按着肚子,忍着疼痛。

她需要把病情弄致最严重才呼叫,这样才显出严重性。

其实就算陈深不说,她不提,但他们心知肚明,这个计划的关键,在于苏三省对李小男的在乎。

“啊…啊…啊…”在陈深离开后,李小男开始呼唤,陈深的手下扁头吓得手足无措,此时陈深就和苏三省跑了进来。

“不行了要送医院了!”陈深作势要抱起小男,苏三省挡下:“三点前谁也不可以离开。”

“她都疼成这样了!要出人命的啊!苏队长,她不是处里的人啊!”扁头着急地说。

其实不会有性命之忧的,李小男心想。她知道苏三省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很坚持:“不行!”陈深心下焦急,难道因为自己和李小男复合了,所以苏三省因爱成恨,不再在乎小男了?

李小男看着面前的苏三省,她本不想利用他的,然而却在一次又一次无意中利用了他对自己的感情。而这一次,则是有预谋的。

她缓缓把手伸出去,却有一种把心交出去的感觉。陈深不在乎自己生死,那他呢?

“苏队长,救我。”她的手碰到他的手,然后乘势握着他的手。她透过手感觉得到他身体震动了一下。“苏队长,救我。”

苏三省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是第一次,她主动接触自己,主动寻求帮助。而她的声音显得她多么脆弱。

陈深回头看了苏三省一眼,发现他的脸部表情变了。

“救我,苏队长。”李小男感觉到他动容了,所以再加上一句。苏三省回头看向她,被握着的手也握着小男的手,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

“陈深你老实待着,我送她去医院。”说完就抱起了李小男,把她送到医院去。

那天,陈深胜利了,但又输掉了。

他顺利破坏了苏三省和日本人的计划,但却输掉李小男的心。

本来还是势均力敌的天秤,正式倾倒至另一边。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苏三省看不到李小男的表情,只知道她不再动弹了,如果今晚没听到说她有别的追求者,他不会主动去握着她的手。

手中感受得到小男的手传来的温度,这个触感,一年多前有过,当时自己虽然很焦急,但却为着能为她付出而高兴。终于有件事,是陈深做不到而他做得到。后来他才知道自己多么的笨。

然而此时此刻,他只想握着小男的手不放。却在此时,感到有液体落在自己的手上。

李小男回头看着握着自己的手的三省,无声哭泣。苏三省的手却微微一震,随即放开了她的手。“对不起…”李小男愣然抬头,是她听错了吗?“再见。”

他有什么资格去说小姐姐傻呢?他比她更傻,他渴望那道光,想不适一切抓住这道光,却忘了自己只是在泥泞之中挣扎的野狗,根本配不上那道光。光要照着本来就美好的东西,才能显出那件对象的美丽,光照在本来就骯脏的东西身上,只会显得那东西更骯脏。

李小男看着那只因为自己的拒绝,一次又一次缩回、在自己需要时却握着自己的手,闭上眼睛,眼睛继续流下来。然后,决然的张开眼睛,紧紧握着那只松开了自己的手。

李小男一把扯掉苏三省头上的黑布,自己骑到他的身上。三省惊愣的半睁开眼睛,李小男对着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李小男觉得自己真是无药可救了,但她不在意。至少这一刻她想让他知道。

苏三省的眼睛瞬间瞪大了,这个吻持续了快将两分钟,李小男才放开了他。

苏三省此时才看清李小男的模样,束着麻花辫的她一脸平静的看着他。然后右手轻轻抚摸着三省的脸:“三省,听着,我是世上对你最坏的女人,不要爱上我。”说完又轻轻握着三省的手:“所以主动握着我的手,未经我同意就不可以轻易松手。”

 


评论(2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