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药石无灵 2(文笔渣,也许ooc慎入)(再補一段)

好吧昨晚還是沒更…但今天偶一定會更的!嗯!爭取把開篇(下)吐出來!

然後偶在寫的時候都快要被自己的文筆氣死了…願意看偶的文的人感謝您們(哭)

可以的话跪求大家留言,可以好好討論一下情節。

天津 晚上

到底应不应该去那间房子呢?

李小男在家经过反复思量, 依然想不出个结论来。

今天黄昏,她接到一个由小男孩所拨的来电,内容是:“今晚看不到星星了,星星不会发光了。”

这是一句暗语,李小男当时一听就懂了个中意思,尽管她很想追问下去,但小男孩本来就是被人指示来传话而已,说不定连叫他传话的是谁也看不清楚样子,更别说是其他深入的情报。

这一定是师姊的技俩,故意告诉自己三省出事,但却又不说明详细情况。

“哼!不就是迫我去见他嘛!我偏不去!”李小男赌气地说了这一句,但心里又不禁暗暗担心。她比谁也清楚现在苏三省的身体状况有多糟。

或者也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弄成那样,所以「他」才会容许让他留着性命。

只是,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久呢?等到赶走日本人之后…李小男不想再想了,她太清楚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会怎样选择了。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开始看明天的剧本,虽然明天依然只有一场戏,只有十句对白,但已经比之前的要好太多了,副导演有问她要不要接下一套电影,可以让她当女四号,她说要先考虑一下。

看着剧本,忽然发现有一张纸夹在剧本中,那是副导演给她的,说有助她了解下一部电影那名角色的感情。当时她没多看就收下了,现在才想起来。

纸上写着几行文字: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李小男看着这首诗,不禁笑了出来,上天真是会开玩笑。

 

天津 荒凉房子地下室

苏三省回复意识时,黑布再次夺去他的视力,口中的毛巾夺去他的说话能力,手腕的手铐夺去他的活动能力。能动的只有双脚,但可活动性不大。

他想起睡觉前被女孩强硬要求下再次服药:“我是告诉小男你失去了意识,但那是哄她来的,我可不想她来到时你真的失去意识了。”

药性过后苏三省醒了,四周一片宁静,她还没来。说不定不会来了?女孩认为她会担心自己而过来,但其实苏三省心中没底,以理性角度来看,有女孩在自己身边,按道理是不会出事的,她选择不来也是很正常,毕竟她现在是在执行任务。而且,他真的不想因为自己而令她有一丝暴露的危险。然而,他也没法控制脑里那强烈想见到她的念头。

李小男对自己是有感情的,这点苏三省清楚,然而当他挡了小男的路时,她还是会毫不犹疑的杀掉自己,这点他也很清楚。

曾经,他对待这份感情还是很积极的,他知道自己不好,但小男说过好死不如赖活,他想在这个世代里,以他们的出身,恐怕也只能一辈子被人欺负,自己虽然不是好人,至少能护着她,给她幸福的生活。

然而,她并不需要这些。

这时,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李小男还是在凌晨时分出现了,她小心翼翼的走到苏三省床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嗯,果然已经退烧了。其实她心知肚明,就算她不出现也不会怎样,自己来这儿只是顺水推舟,虽然她的代号是医生,但师姊的医术不会比她差,师姊本来就住在这儿,他不会有事的。

虽然如此,但他的皮肤摸起来却很冰冷,这是吃药后的后遗症。所以他是真的发病了。

她苦笑一下,师姊不会没事找事撒谎骗自己,她顶多会夸大一下病情,但不会为了骗自己而诅咒三省。更何况她现在还是在执行任务的状态,尽管是在凌晨时分,但自己这样跑出来还是有一定的风险,无论是师姊还是三省也不会拿自己的安危冒险的。师姊不会这样做是因为和自己到底是同一阵线的,当然也有同门之义的情份在,而三省就完全是因为爱自己的缘故,恐怕这次通知自己他事前是不知道的。

不管怎样,他清醒了就好,她今天来也不单纯只是看他。

李小男觉得自己还真是个出色的特务,在大局面前可以彻底把私人感情放在一旁,她缓缓的把苏三省口中的毛巾解下。苏三省脸上肌肉动了动,她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应该是挺激动的。他们应该快一个月没说话了,因为她一直逃避着。

她说出了这么多天来第一句话:“你认识张辉扬吗?”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