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药石无灵(文笔渣,也许ooc慎入)(補一小段)

本文中出現的女生均不會愛上三省(除了小男),大家可以放心。也許晚上還更的,可以的話請多多留言,感謝大家的包容。

苏男粉丝群:383451844,歡迎加入


接開篇(上)

天津 荒凉房子地下室

被人囚禁有千万种坏处,但在古代却有一个好处,就是时间在被囚人士身上起不了什么作用,因为囚犯不用上班也不用上学,也没什么必定要做的事,简单来说,就是除非有人唤醒你,否则你爱睡到什么时候就能睡到什么时候,所以这天苏三省睡至日上三竿才醒来,也不是什么希奇的事。

当苏三省醒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一道强光立即令他反射性的闭起双眼,然后条件反射似的用手挡着强光,好一会儿他才能适应强光把手放下,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并没有被铐着。苏三省看向自己四周,自己还在那间地下室改造的其中一间房间内,而自己身上盖着被子,他翻开被子,看到自己的脚裸被白纱布包裹着,心下安定下来,昨晚果然不是梦,他用手指轻轻抚摸着白纱布,仿佛这样就能抚摸到为他包扎伤口的人。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终于看不下去了。

“亲爱的,你是打算在这儿抚摸那块白纱布直到天荒地老吗?”

苏三省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昨天打晕的罪魁祸首正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吃花生米,而刚刚那道强光应该就是来自她手上本应放在桌子上的台灯。

“那个…灯…”三省闭起眼睛,低下头说。

“我说省省,你能不能有点作为囚犯的自觉?”女孩随手把台灯放在床头柜前,继续吃着花生米:“你现在没戴手铐脚铐,而我离你那么远,基本上是逃走的好时机,你有空去计较灯的问题,不如干脆逃走比较实际。”说完递给苏三省一颗花生米:“要吃吗?”

“你不是也没有作为狱卒的自觉吗?”苏三省接过花生米,淡淡地回应道。

“因为我压根不想当这个狱卒。”女孩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把剩下的花生米放在床头柜上,取出手铐和脚铐,并把苏三省垂在被子上的手拉过来,仔细地看了看他的手腕,再把手铐铐在苏三省的手上。苏三省垂下头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没有任何反应。她再把脚铐铐在三省那刚好盖过包着白纱布的脚踝的裤管上,三省抬头,有点不解的看着女孩。“你今天最好给我乖乖待在床上,这样伤口会快点痊愈。”“不用这么麻烦。”苏三省轻声地说。

“照顾好囚犯不让他死在狱里是狱卒的责任。”女孩边说边把一张木制的小桌子放在床上,再拿起桌上的保温瓶,从保温瓶倒出一大碗汤。然后把汤碗放在小桌子上。

“你煲的?”苏三省看着汤一脸看到恶梦的样子,这应该是这几天里他脸上出现过最丰富的表情。

“如果我说是你是不是立即倒掉?你喝了不就知道是不是我煲的了。”女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早知道你看到汤会是这副表情我就早点拿出来,这几天你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让人看着就很想欺负。”

苏三省拿起瓷勺,手微微发抖,导致连接着手铐的锁链发生轻微的声响,他努力不去回想这一年内曾经因为汤而发生的恐怖经历,把瓷勺塞进嘴里。

一瞬间苏三省陷入回忆之中。

一年多前的一天,苏三省带着红凌酥和花去探望李小男,李小男在拍戏时却一时不慎被推到,差那么一点就要撞上柱子上,苏三省当时想也不想就抱着她为她挡了,结果李小男完好无缺但苏三省就骨折了。

苏三省向来不爱护自己身体,但也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奋不顾身的保护一个人,按道理当时他刚背叛军统不久,随时有可能被刺杀,令自己身体受伤只会令他无法保护好自己,亦会影响工作,然而那刻他却没有作出思考完全是靠本能反应就不顾一切的救了李小男。

如果爱上一个人就像是患病,现在想起来,那时自己应该已经病得很严重了。

他受伤的第二天,李小男带了汤来探望他,还亲口喂他喝,事后回想起来,那时她对自己的温柔其实是想刺激陈深,但那碗汤的味道到直至现在,苏三省仍然记得很清楚,因为这可能是苏三省在那一刻以前,除了家人外,别人所给的所得到的最大善意。

而他刚刚尝的那碗汤,正正是当年所尝过的味道。

苏三省的眼圈红了。

“省省,这汤有这么难喝吗?你都快哭出来了。”女孩揶揄道,“不然我帮你倒了吧?”说完作状要去取三省手上的碗。

苏三省连忙护着汤碗,狼吞虎咽的把汤喝下去,就像害怕心爱的东西被抢走那样,

女孩看到忽然一阵心疼,忽然转身离开。

“小姐姐?”苏三省有点惘然的看着女孩背影。

“我去买煲汤的材料,我就不信我的汤比不上小男的汤。”

女孩强作欢笑的边说边走。

苏三省敏感地感到女孩的离去并非这样简单,但又说不上是什么,只好目送她离去。


评论(10)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