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药到不病除(下)(文筆渣,也許ooc)

這篇只是短篇,還有很多細節和後繼會在下一篇文中詳細描述,這個就當是小男的心理描述吧。其他坑應該會在完了那篇後再填的,謝謝大家一直的包容,可以的話也請多留言,感謝大家。


苏男粉丝群:383451844,歡迎加入


上海 凌晨时分

四时的上海,从房子看出去,外面还是漆黑一片。

李小男今天早早就起来,坐在窗前看街上的风景。来了上海几年,她却从来没好好欣赏过上海的景色。毕竟每天不管是在电影公司还是对人也是忙著演戲,也要想着在陈深不知情下帮助他,已经很累了,没有别的心情去看风景。

看着这漆黑一片的风景,李小男想起一句话:黎明前的景色是最黑暗的,但只要捱过去就能看到阳光。

作为一名每天都不知是否能看见明天的太阳的特工,李小男总是爱用这句说话来激励自己。

而死去的姐姐宰相也很喜欢这句话,自己会成为特工,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姐姐。

尽管在一开始,姐姐也很认真的和她谈过,因为自她加入组织那一天起,她就必须以组织为先,大局就是最重要的,在大局面前所有人和事都可以放弃和犠牲的。

姐姐后来结婚了,姐夫也是党员,他后来在一次行动中保护姐姐也死了,而姐姐也因为暴露而死。就只留下他们的儿子皮皮了。

直到现在小男还没办法告诉皮皮,他的父母已经死了,虽然她心底是认为他愈早知道愈好。但她是不能说的,因为她的身分只是一个三四线女演员,她本不应知道那么多事。

李小男看着天空,漆黑的夜空令天上的星星显然而见,李小男想起在她还在接受组织训练时,也曾和好友一起偷跑出来偷看星星,当时也是四五时左右的时分,二人之所以会偷偷溜出去,其实是因为当天晚上得知一名很照顾她们的师姊牺牲了,好友曾经看着星空问她:黎明什么时候会来呢?

当时自己这样回答的:其实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因为在自然界太阳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升起,人们把胜利比喻作黎明是不合适的,因为黎明总会来,但胜利不一定,所以我们才要更加努力。

好友笑着看了她一眼,说:小男,虽然你平常大情大性的,又总是一副见义勇为的样子,其实你很理性呢,不过女人啊,再理性也有感性的时候,就不知是谁可以令你有感性的一面,真想见见那个人呢。

当时的李小男认为,自己应该不会遇上这样的人,毕竟再过些日子就要出任务了。谁知来到上海还真的遇到了,还遇到两个。

也许是因为寂寞,独自一人在上海几年了,明星电影公司其实也不是一个什么光明的地方,她在那儿学到不少人情世故,没背景没后台没家世,很多时候就会被牺牲。而且当你不是什么大明星时,在片场其实没人看得起你。那时李小男还是庆幸自己虽然真的喜欢演戏,但还不是真的把这个职业当一生的梦想,不然都要对社会失望了。因为有时无论她多努力,导演也不会看她一眼,甚至还会为了替别人加戏份而删走她的戏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加上特殊身份带来的孤独感,让她认为自己像一颗没有根的水草,所以也难怪陈深对她好时,她会情不自禁地爱上他。因为陈深对她好并没有别的目的,也不是想追求她,他也不只一次说过只是把她当兄弟了。当然在知道陈深身份后,李小男也想过他对自己好可能也是一种掩饰,但喜欢的人和自己同一阵线的喜悦令她不去计较这些小事,而且姐姐一早说过,一切以大局为重,不过是利用人来打掩护 也不算什么。

但陈深一次又一次置她于生死边缘而且利用得那么理所当然倒是令她始料不及的,而这一次又一次的危险却是为了另一个暂时和己方组织目标一致的阵营,军统。又或者准确一点来说,是为了徐碧城。

自己在他心中,到底算什么呢?一开始对自己好,等拐到手就尽情伤害?就算不爱自己,也不该这样吧?他说把自己当作妹妹,有哥哥会为了旧情人把自己妹妹置于危险之中吗?可笑自己身为他的上线,就算看穿他一切只是为了旧情人,还是只能继续掩护他。

或者这一切也是自己自找的,如果她一早看透便不会这样。姐姐在和姐夫结婚时说过,两情相悦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当时她相信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这样。这其实是要看对像的,并不是两情相悦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两情相悦尚且这样,更何况单相思。

李小男觉得自己最近愈来愈多愁善感了,这样不好,毕竟她是活泼开朗的女生,多愁善感是徐碧城才会做的事。而且她现在也不爱陈深了,再为着过去的事斤斤计较未免显得她有点小气。但也许正正是因为不爱了,才能看得更清楚。

不过昨天早上自己的确冲动了,因为那一句红凌酥而故意破坏陈深和碧城的约会,而且以目前情况,自己根本不应主动在他们面前打开家门。

自己最近所做的事都很不对劲,原因应该是出自床上的那名男子身上。老实说,他躺在床上已经是自己做得最不对劲的事。

躺在床上的男子看上去二十来岁,容貌俊美,和陈深看上去的不羁不同,他看上去更像一名书生,静静的躺在床上让人有种想保护他的冲动,当然这一切都是错觉,这男生发起狠来能毁灭一个区。陈深昨天和李小男聊天的内容提起过他,他也是第二个令李小男有感性一面的人,苏三省。

李小男看向挂在房间的时钟,已经快四时半了,六时多左右天就会开始亮,李小男拉上窗帘,

缓缓的走到床前,轻轻抚摸着苏三省的脸,也许这张脸曾对别人作出凶狠和冷酷的表情,也许让人无比厌恶,但对着她却永远只有最真挈的笑容和关怀,让她那被陈深伤透的心慢慢恢复过来。

李小男不只一次想过,为何这人不是和自己同一阵线,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个人就算对自己百般的好,他在组织和世人眼中也是个败类,而陈深就算对自己再差,别人也很难说他有什么错,如果他能完成任务,在组织和世人眼中他就是英雄。

话说回来,一开始对人很好,等拐到手就尽情伤害的事她也同样对苏三省做过,也许她和陈深并没分别,以结果论,或者她更狠。陈深是置她于危险之中,她是置苏三省于死地。

唯一分别是,她真的对苏三省动心了。

苏三省曾经和她提起过,陈深说过,感情的事本来就像得了一场病,遇见了一个人爱上了你就犯了病,他就是你的药,只有跟他在一起才能令你舒坦一点,只不过有些人病一辈子,有些人病一阵子就好了,或者又会得别的病,又需要别的药来医。

而今天李小男终于发觉自己无药可治,因为她已经病入膏肓,但她的药已经再也不会醒来,只能永远的躺在那儿。

李小男抚摸着苏三省的脸一会后站起来,然后再躺在他身旁。她轻声地说: “你知道吗?直到昨天早上,我因为那句红凌酥而开门走了出去,我才知道自己病入膏肓。”

今天她之所以会冒着可能让陈深发现苏三省就在她家的情况下,冒险打开门,并不是因为生气当初陈深在想着碧城时买红凌酥给她吃,她是生气苏三省第一次买给她的食物竟然也是和陈深徐碧城有关,那一刻她感到他们的回忆好像被沾污了。

到了那一刻她才发现苏三省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也明白了当苏三省喝下她给他的酒倒下时那种难受并不全然是因为内疚。但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他们终究不能在一起。就算三省以后有机会醒来,他也不会再爱这个给自己下毒的女人吧?而且她的信仰也不容他们在一起。

然而,乘着天还没光,外面还是一片黑暗,李小男还是想沉醉一下拥着所爱的人的感觉,她把苏三省拉到自己旁边,轻吻了他一下再把他拥入怀中,离天亮还有两小时,不知为何李小男忽然不太期盼着黎明的到来。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