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明星同人】学生兵之血战南苑 第十三章

很好看的小說…

胡二乱:

为什么会产生这篇文:

这篇文产生在很久之前。曾经看过一部韩国电影,bigbang的TOP主演的《向着炮火》。

讲的是浦项之战中,南韩学生兵英勇抗击北朝鲜的故事,当时看完之后很是感慨——为什么中国风起云涌的抗战年代里,没有成型的可用作电影做素材的学生兵故事。

后来证明只是我自己孤陋寡闻,在读到七七事变南苑保卫战的历史时,我深深的为我们中华民族青少年对日寇英勇无畏的抗击事迹所震撼,所以就有了这篇小说,说是同人或许并不贴切,因为这是根据史实的加工创作,可写手们即便在创作原创小说时,也不自觉的代入某个理想形象进行写作,所以在写作这一篇时,我也难免的想象着小说中的画面情节,把我认为最合适的对这些角色进行演绎的演员们代了进去。

虽然我是无名小卒,我的这篇小说肯定也只是我无端发的春秋大梦,但我真的希望南苑学生兵的事迹们被拍成电影,或许今后某位小说大家能创作出相关的精彩绝伦的故事让电影编剧们改编,到时候我相信南苑学生兵们的事迹一定能像《向着炮火》震撼中国观众那样,反过去好好震撼一把韩国的观众。

下面是我写作中不自觉的代入角色的各位演员:

男一号(学生兵)

王俊杰——王俊凯

王世豪——王源


杨逸——易烊千玺

男主(二十九军军官)

冯洪国(冯玉祥将军长子)——杨洋

张荣轩——张若昀

尹慎言——尹正


男配(学生兵)

石磊——吴磊


张浩然——刘昊然

女配:

陈远遥(北平学生)——陈瑶


宋雅(二十九军军官)——宋佳


求留言和帮忙宣传~~
*************************************************************

第十三章   怀疑

 

 

王俊杰回到营房,勉强去洗了一个澡,躺下之后果不其然就爬不起来了。

晚饭食堂给他做了伤号餐,王世豪和杨逸给他端回床前,他勉强自己吃完又吐了一大半,下半夜,张浩然背着王俊杰敲开了军官宿舍的门。

尹慎言把他们带到了医疗所,把张浩然杨逸他们哄了回去,王俊杰被喂了退烧药,睡到后半夜,迷迷糊糊听见有人说话。

睁眼望去,烧得迷糊看的不清也听得朦胧,只依稀分辨出两身灰蓝色军装站在自己床前不远处,一个是尹慎言,另一个无论如何也辨认不出来了。

他随即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还有些反复低烧,虽神智恢复了清醒,可手脚酸软浑身无力,听着远处操场上传来同学们跑操的声音,他急的抓耳挠腮。

午饭的时候尹慎言和杨逸他们来看望王俊杰,据他们讲昨天淋了雨还有几个人有点低烧,不过大队长没准假,那些不舒服的人还羡慕王俊杰可以烧起来顺势休息呢,王俊杰听了想笑却笑不出来,心里说天知道自己是有多想赶快病好。

随即杨逸和其他同学们就回去了,下午还要上课,王世豪临走的时候还哼着一个新鲜的调子,挤眉弄眼的告诉王俊杰,下午是他们的教育长张寿龄少将来给他们上课,要教他刚写好的军训团团歌呢。

王俊杰嫉妒的直想用牙齿去撕被子。

不过下午他见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访客。

看到冯洪国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意外之余也觉得尴尬,人家明显是来探病的不是给他添堵的,似乎用平时对他的冷脸迎接就有些过不去了。

少年正兀自纠结着表情,冯洪国反倒自然而然的走进来落座了。

“你的身体素质不过关,还要再练。”

王俊杰没想到冯洪国一上来还打击他,怔了一下,随即咬着牙回道:

“谢谢大队长关心——”

冯洪国也是怔了一下,露出一瞬间的抱歉和尴尬神色,随即隐去了,笑了笑,不同于以往,这个微笑有些暖:

“只给你这一天病假,今天不要想别的,好好养病就行。”

还在王俊杰发愣的时候,他站了起来。

“实在是无聊,就看看这个解闷。”

说着,递过来一本书。

王俊杰怔怔的接了,他还盯着这样的冯洪国缓不过神。

冯洪国对他微微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王俊杰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口,眨眨眼。

——天啊,这是那个眼睛长到头顶上的冯洪国?

脑子里乱哄哄的,刚刚冯洪国那个微笑总是跳到眼前,和从前他眼中时常闪出来的冷芒搅在一起,堵的王俊杰头晕眼花烦闷欲呕。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那个冷漠而高傲的二十九军大公子,都是他在训练或者上课的时候见到的。

——他从来没见过工作之外的冯洪国……

不,他见过!

那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会容忍王世豪毛手毛脚的赏玩他的风信子的男人。那个对他们微笑,体谅的说放假的心情雀跃很正常的男人……

王俊杰转身就把那样的冯洪国抛到了脑后,

王俊杰忽然觉得有些内疚,好像他一直冤枉了冯洪国一样。

“是他害的我生病了,所以才内疚态度转好的吧?”

王俊杰干脆不想了,就这样告诉自己。

低头看手上的书,发觉那是一本新知书店35年出版的新书,两年时间而已,书已经有些磨旧了。——这是冯洪国自己的书?看样子经常翻动啊。

作者是奥斯特洛夫斯基,书名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好怪的书名?

王俊杰随手翻了几页,忽然想起了这本书。

去年还在学校里的时候,他们同学之间就聊到过,说一个俄国作家写了一本书,很有名,已经出了中译本,或许很快就能在书店买到了。书名关于钢铁,回家后王俊杰和大姐聊天时说到了这本书,大姐当时脸色大变,一再叮嘱王俊杰不要碰,更不要想着读。

原因是这本书里的思想非常危险。

王俊杰回想到这里立刻来了精神,赶紧躺下翻开了第一页。

第二天的早操过后,他顶着红红的兔子眼回到了营房。午饭的时候把杨逸和王世豪拉到一边嘀嘀咕咕的说起这本书,杨逸当下就借走了。又过了一天,杨逸顶着红红的兔子眼睛去跑操,书传到了王世豪那里。

之后的十几天,第三中队的每个人都轮换着红眼睛。尹慎言差点请医生来查他们是不是感染了什么传染性的红眼病,冯洪国不可能没注意到,但他竟然一反常态的装作不知情。

不知是习惯了冯洪国的方式还是冯洪国真的改变了,这天星期六,冯洪国竟然批了大部分学生兵的假。

四月中旬的华北真正进入了春季,大风卷着黄土肆虐天地,北平城里简直遮天蔽日,但王世豪和王俊杰仍然选择了回北平,王世豪因为太想家里做的饭了,王俊杰也想回家看看——当然用他的话说,他也要和郑淑仪见面问问陈远遥最近的动向,和他们同行的是王猛和石磊,杨熙的保育园是寄宿制,平时不准探望,所以杨逸也没什么挂念,就选择了和张浩然去宛平城走走。

四个人搭军部进城的车回了北平城,相约只用半天的时间把各自的事情了结,然后他们约定在什刹后海的广化寺见面,用下午的时间好好玩一玩,傍晚时再搭运补给的车回南苑。他们四个绕着鼓楼把清虚观、弥陀寺、娘娘庙、万寿寺、通明寺和延寿院什么的都逛遍了,还顺道去附近的进德中学和求实中学逛了逛,大风天里街上行人稀少,少年们乐此不疲的在北平的各条胡同里乱穿,倒也不觉枯燥,兴致盎然。

几人在南锣鼓巷逛得差不多了,本打算去文昌庙,刚转进帽儿胡同,王世豪突然拉住了王俊杰,其他二人也停了下来。

“哎,那不是张副官噻?”

几人顺他指的方向望去,就见前方有两个人并排走在胡同里,虽然都穿着便衣,但其中一个背影看起来很像张荣轩。

王俊杰第一反应就是拉众人退后一步躲到墙角后,再探出头来观察。

“的确是他。”

“是哎——”石磊也确定了前面的人是张荣轩,立刻露出笑脸就要抬高声音,“张副——”

王俊杰急忙把他拽回来捂住他的嘴。

“别出声!”

“怎么了?”石磊不明所以的看向王俊杰和王世豪。

“喂,你们两个有什么事情?弄得那么神神秘秘的?”

王猛也看出来不对劲,皱着眉头问道。

王俊杰没说话,猫腰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王世豪立刻依样画葫芦,王猛和石磊虽然迷惑不解,但在感染之下也情不自禁的放轻脚步快步跟上。

“喂,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石磊压低着声音龇牙咧嘴的问王世豪。

“哎哟,总之是非常严肃认真的事情。”

王世豪甚至顾不得看石磊,目光全放在远处的张荣轩身上。

因为怕张荣轩发觉,四个少年只能远远的跟着,他们看到两人出了帽儿胡同,进入鼓楼前大街,在宪兵司令部前停了下来。

少年们就躲在胡同的拐角里,探头向他们看着,他们能看到张荣轩和另外一个男人面对面站着,那个男人对他说着什么,可惜距离太远根本听不见,男人说完了对张荣轩幅度微小但力道十足的鞠了一躬,张荣轩露出一丝反感的表情,微微后退了一步,但没有说话。

王俊杰他们的注意力却全然不在张荣轩身上了,那个人的鞠躬让他们顿时火起,脑子烧成一片空白。

因为只有日本人才会这样鞠躬!中国人根本不会这样做!

王俊杰愤怒的喘着粗气,瞪着张荣轩,而王世豪流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目光不断的在张荣轩身上和王俊杰脸上来来回回,王猛和石磊则是一脸惊讶,茫然的看着张荣轩和那个男人回不过神。

张荣轩在那个男人鞠躬完之后只略一点头,大概说了几个字就转身离去。

四个少年依旧探着头,紧紧的盯着站在台阶上看着张荣轩走远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看起来在三十出头,难得的身材高挑,风沙让几人看不清他的长相,但他的身形非常挺拔,挺拔到和冯洪国十分相像——那是经过军旅生活的锻炼才会磨练出来的特质。

“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这是个日本人吗?张副官认识日本人?”

石磊茫然发问,但是没有人回答。

王俊杰的表情却阴沉到可以滴出水来。

“世豪。”

“啊?”

“杨逸和中队长不是经常说,张副官不太会和人交往,一直没什么朋友吗?”

“呃……是哦?”

“那这个人算什么?”

王世豪为难的龇牙咧嘴:

“不……知道哎……”

两人对话让王猛和石磊更摸不着头脑,石磊还在发懵,但王猛已经恼了,他重重的拍上王世豪的肩膀,把他扳向自己:

“你们要是不告诉我怎么回事今天咱们就在这里谁也别回去!”

王世豪和王俊杰对视一眼,王俊杰吭了口气,犹豫了一下,然后道:

“他们两个既然都一起跟到这里了,想瞒也瞒不住了。”

王俊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只是找机会把这些日子憋在心里的秘密吐露出来,但当他一口气说完之后,心里真的轻松了很多,不由自主的长长出了口气,心情好转了一点。

心情一好转,刚才震惊后随即而来的愤怒也减轻了。

但是王猛愤怒了。

“妈的姓张的不是人!竟然出卖中队长!!”

王猛脾气暴了一点,听完立刻就张嘴骂人。

王俊杰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道:

“目前也只是猜测而已。”

“猜测个屁!你们也看到了那个明显就是一日本人!他和日本人勾结咱们可是亲眼见到的!”

“这……”王俊杰想辩驳却找不到词汇——只是朋友?有个日本朋友在这个时候见面也挺敏感的,况且若不是朋友,那就更复杂了……

“石磊,你觉得呢?”

王猛见王俊杰和王世豪都露出还要再观望的表情,于是拿肩膀一撞石磊,问道。

石磊见三人都看向自己,为难的挠了挠脑袋:

“啊?这个……张副官不至于吧……要不咱们还是别妄下定论,交给长官们定夺好了。”

“说的在理!”王猛立刻高声认同,“咱们把他和日本人见面的事情向上汇报,让大队长裁决!”

王俊杰和王世豪对视一眼,都觉得似乎这是最好的办法,可是王俊杰心里总有点惴惴——这个极端敏感的时候,作为一个二十九军的军人,和日本人见面,不管是什么目的,就算张副官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和日本人见面呢?

所以——张副官或许真的有问题?

王俊杰左思右想,却只越想越没底越想越心慌。几个少年也没了继续玩乐的心思,早早的到了和军需处的司机师傅约定的永定门等着,四个人都没心情说话,等的百无聊赖,王俊杰看看表——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这里离我一个老师家不远,我去看看他。”王俊杰说着站起来,回身看向三人,“半个小时左右就回来。”

“嗯,我们去那边的茶馆等,你回来就找我们。”

王猛指了指路边一个茶馆,王俊杰点点头。

王俊杰要去找的老师叫王庸,就住在靠着永定门内大街的三益里,他是艺文中学的图书馆老师,王俊杰从前很喜欢去看书,王庸总会给他额外照顾,别人一次只能借两本,他却允许王俊杰一次借四本,所以王俊杰甚至才能知道类似西洋水仙这种玩意儿。

他也喜欢和王庸老师谈天说地,王庸老师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而且总是能给他很多新奇的见解和回答,眼下王俊杰心里就乱着,所以才临时决定来找王庸老师聊聊。

站到老师家门口,正准备抬手敲门,院门却被从里面拉开了。

王俊杰和站在面前准备出门的人大眼瞪小眼。

院子里传来王庸老师的笑声:

“哟,洪国同志,怎么又不舍得走了?”

冯洪国和王俊杰不约而同的各自吞咽了一下。


评论

热度(11)

  1. 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闻啸 转载了此文字
    很好看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