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明星同人】学生兵之血战南苑 第五章

很好看,推薦

胡二乱:

为什么会产生这篇文:

这篇文产生在很久之前。曾经看过一部韩国电影,bigbang的TOP主演的《向着炮火》。

讲的是浦项之战中,南韩学生兵英勇抗击北朝鲜的故事,当时看完之后很是感慨——为什么中国风起云涌的抗战年代里,没有成型的可用作电影做素材的学生兵故事。

后来证明只是我自己孤陋寡闻,在读到七七事变南苑保卫战的历史时,我深深的为我们中华民族青少年对日寇英勇无畏的抗击事迹所震撼,所以就有了这篇小说,说是同人或许并不贴切,因为这是根据史实的加工创作,可写手们即便在创作原创小说时,也不自觉的代入某个理想形象进行写作,所以在写作这一篇时,我也难免的想象着小说中的画面情节,把我认为最合适的对这些角色进行演绎的演员们代了进去。

虽然我是无名小卒,我的这篇小说肯定也只是我无端发的春秋大梦,但我真的希望南苑学生兵的事迹们被拍成电影,或许今后某位小说大家能创作出相关的精彩绝伦的故事让电影编剧们改编,到时候我相信南苑学生兵们的事迹一定能像《向着炮火》震撼中国观众那样,反过去好好震撼一把韩国的观众。

下面是我写作中不自觉的代入角色的各位演员:

男一号(学生兵)

王俊杰——王俊凯

王世豪——王源


杨逸——易烊千玺

男主(二十九军军官)

冯洪国(冯玉祥将军长子)——杨洋

张荣轩——张若昀

尹慎言——尹正

男配(学生兵)

石磊——吴磊


张浩然——刘昊然

女配:

陈远遥(北平学生)——陈瑶


宋雅(二十九军军官)——宋佳


这是篇旧文,开始写的时间很早,早在关于《麻雀》的任何宣传放出来之前,没想到这里选的两个角色其演员在《麻雀》里演的角色是对头,现在回过头看,竟然有点别扭了。

感兴趣的亲们就请当个剧场来看吧。

***************************************************************

第五章  针对

 

他们聊到开餐时间,张浩然和其他几个小队长终于想起来还要吃饭,急忙整好队拉他们去食堂。

队列里,王俊杰故意走在杨逸身边,低声问他:

“杨逸,你是自愿来军训团的么?”  

杨逸惊异的看了他一眼,很快摇摇头,苦笑一声:

“是宋伯父让我来的,他说该到了我历练的时候了。”

“你自己不想来?”

杨逸满腹心事的看了他一眼,声音更沉下去:

“俊杰,我跟你交个底——我们国家的国情太复杂,我并不觉得……凭我们这一帮热血冲动的年轻人会对整个抗日大业有什么帮助。”

若是放在从前,王俊杰听到这话准会立刻跳起来,但是现在审视的盯着杨逸沉静的眉眼,想起刚才杨逸给他们讲的张荣轩的遭遇,他竟然心平气和的接受了。

“唉——我理解,”他低叹一声,但又不甘心的说,“我们虽然能起的作用很小,但是我还是觉得,身为中国人,我们必须积极的为国家做点什么,贡献我们的力量才对!”

杨逸温和的笑了:

“我完全同意,你很热情也很坚定,这是我觉得你吸引人的地方——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军官,成为我们很好的领导者。”

王俊杰面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反正我正在努力,不过……嗯……尽人事啦。”

走在前面的王世豪回头看向他们,闪烁着大眼睛笑道:

“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噻?都不带我的——”

话音刚落,走在外侧领队的张浩然实在看不下去了,响亮的清了清嗓子,小声提醒道:

“队列里不要说话,注意纪律!”

晚饭进行的比午饭热闹许多,因为下午算是正式见过了面,军训团的教员们大部分都端着自己的饭盒坐到了学生中间,毕竟将领平易近人是收服军心的重要手段,一队的大队长程昱和二队的大队长吴思远都坐在第一天见面的学员中间有说有笑,那些尉官中队长也被新鲜好奇的学生们围着。因为告知军训团的晚饭时间是专门为军训团留着的,想来也是团部特意给了机会让教官和学员们彼此熟悉,整个食堂因为一下子有了近千的少年用餐而显得热热闹闹充满了欢声笑语,第三大队的学员们艳羡的看着其他两个大队上下亲亲热热,再转头看军官用餐区那些不挪窝的自家中队长们,眼里就多了哀怨。

第三大队的中队长们眼观鼻鼻观心散落在冯洪国周围安静的用餐,只有尹慎言抬起目光看向王俊杰他们,给了他们一个飞快的安抚笑容。

王俊杰感觉自己的火气又上来了,第一大队第二大队的大队长和自家学员打成一片,他们这一位反倒还在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少爷还是怎地?

他是少爷,那么我们是奴才了?不屑与我们坐在一起?甚至话都不说一句?

王俊杰瞪着冯洪国的侧脸,心里冒火,蹭的就站起来。

“喂,你干什么啊!?”

王世豪被王俊杰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正喝的萝卜汤一口呛到,一边咳嗽一边拉王俊杰的衣角。

王俊杰怒气冲冲的环视一圈,忽然眼睛一亮——他看到张荣轩照旧坐在角落里事不关己。

王俊杰大步朝张荣轩走过去。

感觉到有人站到面前,张荣轩抬起头,面有轻微的不解之色。

“长官!”王俊杰看着张荣轩说道,但还是控制不住的恶狠狠的朝冯洪国的方向瞪了一眼,“能有这个荣幸邀请您一起用餐么?”

“啊?”张荣轩明显的反应不过来,看着王俊杰,小声愣愣的应了一声。

王俊杰的动作成功的吸引了所有军官的注意力,他们愕然的看着那个冲到张副官面前的娃娃兵——而他邀请他共进晚餐?

——现在的年轻人脑子里都是怎么想的?

——难道代沟这么深了?

所有军官们的脑子都如年深日久的纺车那样吱吱呀呀的吃力运转,王俊杰却全然不管只盯着冯洪国,冯洪国果然终于抬起眼看向了他,眼里微微闪着阴森森的冷芒,竟然刺得王俊杰一阵快意。

似乎惹得冯洪国不痛快,他就很痛快!

痛快着,头脑就愈加发热,他竟然向前一探身,端起了张荣轩面前的饭盒,大步流星的转回自己的座位。

张荣轩仍然保持着半举着馒头的姿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菜被端走。

托了学生军训团的福,今天才能一整天都吃白面馒头……

张荣轩捏着馒头的手紧了紧,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陈远遥那张嚣张霸道的小脸。

——现在的孩子真的都长歪了!

张荣轩身为一个军官,当然不能让一个学生兵抢了自己的晚饭还灰溜溜的跟过去。

但是跟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斤斤计较又太没有一个成年人的风度。

他站起身,一边咬着手里的馒头一边慢腾腾的向外走去。

走过冯洪国身边的时候,他垂着的目光向冯洪国扫了一眼,冯洪国恰巧也看过来。

火花瞬间闪现,随即两人各自回到这半秒之前的动作中。

吃完晚饭,学员们拉回营房。

“哎哟,撑死我了……”

王世豪拍着肚子,一边响亮的打着小饱嗝跟着杨逸走向杨逸的铺位,一边回头冲跟在他后面的王俊杰笑,“俊杰啊,抢军官的晚饭吃,你也真是头一个噻——这一顿加餐吃的好饱,他们军官是土豆炖肉哎——就是我真的没吃过这么多哟,撑死我了……”

王俊杰也是一脸郁闷,他抢着把张荣轩的饭盒端回来,回头却看到张荣轩非但没跟过来,还竟干啃着馒头直接走掉了。

王世豪坐到杨逸身边,一边低头添乱的帮杨逸叠一件上衣,一边笑道:

“俊杰,你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嘛,突然冲到张副官那边去,把我们吓了一大跳喔。”

王俊杰站在他们前面,挠着头不知该怎么说,他经常头脑发热,热起来自己都说不明白,只觉为了图一阵痛快而已,事后想想都觉得那时候的自己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归不可思议,想起冯洪国不悦的脸,他仍然快意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哼!大公子?真当自己是公子哪!这里没人捧着他,这里是29军!

正想的痛快,张浩然陡然一声“立正——”吓了他一跳,急忙绷直身体站好。

有脚步声慢悠悠的走进来,那是军用皮鞋踏在营房的砖石地面上的声音,不紧不慢气定神闲。

王俊杰忽然就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背对着营房门口站着,王世豪和杨逸面对着他正好面对着门口,他们能清楚的看到走进来的是谁,王世豪竟然打起哆嗦,王俊杰觉得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了。

冯洪国转到王世豪身边站住,背着手,冷静的目光在营房里扫了一圈,最后才落到王俊杰身上。

“军队里令出必行,这是根本,”他清清冷冷的声音犹如月光,“王俊杰——”

“到!”

王俊杰才不会让自己像王世豪那样显出软弱的样子,立刻更加挺起胸膛响亮的应道。

“说说报到那天你犯了什么错误?”

“报告长官!我没犯错误!”王俊杰目视前方,刻意喊得更大声。

余光看见冯洪国脸上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而是看向王世豪,仍旧清清冷冷的问:

“王世豪,你做错了什么?”

“报……报告长……大队长,”王世豪哆嗦着,可怜巴巴的看着冯洪国,大眼睛的眼眶又隐约红了,“夹带……规定外物品……进……进营……”

冯洪国略一点头,忽然又道:

“张浩然。”

“到!”张浩然这一声应得客观有力。

“报到那天王俊杰做错了什么?”

“报告,顶撞上级。”

冯洪国没有理会王俊杰不知是气红还是羞红的脸,略一侧身再次环顾营房的所有学员:

“军队不是你们使少爷脾性的地方,绝对的服从是对军人最基本的要求。不要想着辩解,不要想着吵架,上级就是绝对的权威,让你们生——也可以让你们死。”

说着,目光最后落回王俊杰身上。

“我说过报到那天你们还不算军训团的正式学员,你们的惩罚就留待开学第一天。——现在,去操场,每人50圈,不跑完不能睡觉。”王俊杰瞪过去,冯洪国看着他,清冷的面容上忽然现出一个飞闪即逝的浅笑,“我不会安排监督,你们若是少跑没人知道。”

王俊杰气鼓鼓的继续瞪着他不说话,冯洪国眯了眯眼:

“怎么?要开车载少爷们过去?”

王俊杰毫不留情的顶回来:

“说起少爷,大队长才是整个29军最大的少爷吧?”

说完,不给冯洪国说话的机会,拉起王世豪就跑出了营房。

这有点像落荒而逃,不知因为后怕还是因为兴奋,总之走到操场王俊杰的心还在砰砰乱跳。王世豪拉住王俊杰的袖子,抱歉的道:

“俊杰,真对不起噻……你当时只是为我辩解,是我拖累你了……”

“说什么呢,”王俊杰看到王世豪内疚的红了眼眶,急忙狠狠抱了他一下,放开他大方的拍着他的肩膀,“冯洪国那家伙看我不顺眼,即便不是因为你他也会整我,这和你没关系!”

两个少年说着走上跑道,开始小跑。

这时已经过了六点半,冬天的华北天黑的很早,巨大的操场上已经没了人影,下午开学典礼操场上都是人,王世豪一点都没留意,现在借着残留的天光看清了操场有多大,不禁咋舌:

“天啊,这么大,50圈跑到明天早上也跑不完噻。”

王俊杰宽慰他:

“没事儿,你要是累了我拉着你跑。”

两个少年就这样一边小跑一边说话,王世豪的嘴巴简直一刻不停,一边说还一边惶惑的向四周打量,像是一只掉进狼窝里的小白兔惶惶不安,王俊杰很快想明白了原因——操场上太黑了,军营里休息又早,四周早已一片漆黑寂静无声,除了远处几点不知是什么用途的灯光,这对于富家少爷出身的王世豪来说的确太过惊悚。

王俊杰只好也不停的陪着他说话,但问题很快就浮现出来了。

两人都是少年学生,体力一般,而且又要一边跑一边说话,跑了5圈两人就累的粗喘连连。

“我……我说……”王世豪右手按在腰间,一边跑一边苦着脸,“反正……哈……没人……监督……哈……咱们跑10圈……呼呼……装装样子就好了吧?”

“不行,”王俊杰情况好一点,执拗劲一上来脸色变得铁青,“咱们不作假,咱们不能让人看不起!”

说着王俊杰向后递出手,王世豪愣了一下,哀嚎着,但是也充满感激着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王俊杰拉着王世豪的手,两人在黑暗中挣扎着跑到第10圈。

拉着王世豪,王俊杰的体力已透支,王世豪情况更差,在第9圈就吐了,现在意识恍惚的被王俊杰拽着,下意识的发出哼哼哭腔。

“王俊杰,王世豪。”

黑暗里听到有人出声,他们跌跌撞撞的停下来,相互扶持着辨认了半天,一个穿着军装的轮廓才从黑暗中浮现出来。

“中队长?”

尹慎言关切的看着他们:

“怎么样?还能跑么?”

“我可以……”王俊杰从来没想过服软,但感觉王世豪乞求的抓紧了他的手,就连忙补充道,“王世豪恐怕不行了。”

王世豪喘的早已经说不了话,艰难的点了点头。

尹慎言扶住王世豪的另一边胳膊。

“军令不可改,圈数不能少——”他看向王俊杰,目光意味不明,“王世豪剩下的圈数,如果自己不能跑了,那就必须让别人承担。”

“我替他!”王俊杰想都没想立刻应声。

“啊?……不要……我么事……噻……”王世豪急的扶着王俊杰的胳膊去抓他的肩膀。

“我体力比你好,”王俊杰的双腿软的直打哆嗦,现在想想刚才的话也觉得有些后悔,可他一向敢于为自己的冲动承担后果,便扯开王世豪无力的手,“中队长,麻烦你送他回去吧,我跑完自己就回去。”

“好。”尹慎言也不多话,利落的背起王世豪,根本不管他在自己背上冲着王俊杰的软绵绵的挣扎和呼唤,转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王俊杰转身面向跑道,想到后面还有80圈,不由的长叹口气,苦笑一声。

一圈一圈又一圈,到了最后他都记不得自己跑到第几圈了,只知道反正凭他的速度只会少跑不会跑多,吃不了亏,迈步到最后成了一种机械的动作,他也就不管了,放任自己的意识浮浮沉沉,就这么跑下去。

也不知道天是太黑了还是他的视力有了些退化,他脑子一片空白,眼前一片漆黑,再也 辨认不出脚边用砖角砌的跑道边沿,直到头“咚”一声撞上墙,他才停住,晃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大概是忘了转弯跑出跑道撞墙了。

嘿嘿傻笑两声,他脚下一软,瞪着黑黑的天黑黑的地,他不知道现在是清醒着还是睡过去了在梦里。

再眨一下眼的功夫,他发现自己趴在了一个人背上,周围仍旧天地漆黑,那个人的步子稳健的不像话,军装质感有些粗砺,可传递过来的体温很温暖,肩背宽阔让他安心,安心到一点都不真实,所以他觉得——大概还是在做梦吧?

再一眨眼,窗外水蓝色的晨光刺激着他的眼睛,起床号隆隆的好似霹雳惊雷,这样惊雷一般的起床号里周围一片鸡飞狗跳,学生们来回奔波着,有些人两腿伸在一条裤腿里单脚跳,有些把上下错开两个扣子的衬衫下摆往裤子里塞,有些原地打转一直念叨“我鞋呢我鞋呢”,有些则像他一样,迷迷瞪瞪的坐在床上揉眼睛慢慢消化我是谁。

“俊杰!快点!!起床了!!该出操了!!”

已经穿戴好的杨逸冲过他床边,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王俊杰立刻反应过来,抓过衣服就往身上套。

急切的动作里还是有几个间隙让他想起了几个问题。

——我怎么睡回床上的?

——衣服叠的好齐整!谁帮我脱得衣服?

穿好衣服脚伸到床下,看着军鞋他又一发愣。

——摆的好整齐,谁干的?

这几个问题划过脑海立刻就没了踪迹,王俊杰冲出营房,站到队伍里自己的位置上。

整个集合乱哄哄的进行了快10分钟,熹微的天光里他看到尹慎言站在第三中队前面,对着他们表情有些古怪,似乎是想安抚他们又强忍着的样子。

很快他就明白了原因。

尹慎言的右后方站立着的是冯洪国。

他已经穿回军装常服,双手背后双脚分立的站着,整个人劲如松柏壁立千仞,表情仍然是清清冷冷的,和张荣轩不同,总是有种天际明月的晶莹疏离,美丽却遥远。

所以王俊杰依旧看不惯他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

当第三大队的五个中队都列队完,太阳的白金色光线已经照亮了东半边天空。

冯洪国没有什么表示,示意中队长把队伍拉去操场,路上他们与第一第二大队会和,来到操场。

“又跑啊?”王世豪小声哀嚎。

王俊杰也有些没底气,现在他的腿仍然酸疼无比,早上下床刚站起来他差点就趴下,现在看来,不要50圈,1圈他就能玩儿完。

“昨天你们跑了几圈啊?”

好在跑操的队伍太多,速度不快,王猛回头,好奇的小声问王俊杰和王世豪。

“我跑了15圈吧?”王世豪转头去看王俊杰,“你咧?”

“我不知道。”王俊杰好心的没更正王世豪的记忆,说起这个,他忍不住问,“昨天晚上我怎么回去的?”

“你都不知道?!”王猛瞪大眼,拔高的声音惹得张浩然一个咳嗽立刻又小了,“我们本来打算等你呢,等到太晚忍不住就睡了,今早一吹号发现你好端端在床上躺着。”

这时杨逸在一边忍不住开口:

“我被惊醒了,迷迷糊糊看到一个军官把你背回来放到床上。”

“注意纪律不要说话!”张浩然终于忍不住了。

军官?

王俊杰不由得看向中队最前列的中队长尹慎言。

有可能是他。

脑子里又闪过几个人脸,甚至张荣轩的都在里面。

想着,目光不经意落在正站在操场中间看着他们跑操的冯洪国脸上,他身边的一大队长程昱和二大队张吴思远正在低声说着什么,初升的太阳照射在他们身上,反射出他们身上浓郁沉厚的军人光彩,那是只有经过战场杀伐才会打磨出来的光芒。

——反正绝对不会是那个小白脸公子哥。

反观站在他们二人身边的冯洪国,在清晨的阳光下就愈发显得眉目清秀玉树临风,只是在这两个战场里打练出来的粗拉军人身边,怎么看怎么违和。

 


评论

热度(14)

  1. 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闻啸 转载了此文字
    很好看,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