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甜夢男(難)省(醒))開篇(文筆渣,暗黑三觀碎,ooc)


苏男粉丝群:383451844,脑洞来源,群主真爱,群友很有爱​​,给偶很多帮助,欢迎加入!





开篇时二人对彼此感情已经明了,二人都处于高智商状态,三省虽然被囚但不是弱势那一方。

预警:本文三观不正,小男是个切开黑。



辰朝天华元年,皇上陈凯立和他识于年少时、同为华民生门的成员,为他放弃成为巫族天女的资格、亦为十年来一直在他身旁和患难与共并为他育有一子的沉秋霞为皇后,帝后十多年来相爱相知相守的故事一时成为全国佳话。

同年,皇上的同胞弟弟陈深被封为迅王。

天华二年,皇上下旨赐婚,将皇后同母异父之妹、同为民间组织华民生门的成员和巫族人、在过去几年间曾担任间谍及将军、为辰朝立下汗马功劳的李小男,许给迅王陈深。本定于半年后完婚,但迅王因事未能出席婚礼,因此二人安排在辰朝天华四年完婚。







午夜时分,新房只剩下李小男和贴身丫鬟田妹二人,其余在王府的丫鬟她已打发了去休息了,本应在此的新郎却并不在房间。


当田妹看着江姐一脸愧疚和吞吞吐吐的表示,今天的男主角无法来与李小男共度良宵时,她却看不出这位王妃有任何不悦的模样,这不禁对王妃有一种偑服和同情。

而当她为李小男预备点心,从汪姐那儿得知王爷其实是在别的女人处时,按理说她应该只对迅王尽忠,却仍不禁对陈深有一丝不满。

李小男静静的坐在床边,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此时他的夫君身在何处,然而她却对此没有丝毫的难过。


世上大概没有多少个女人能接受,成亲当天的洞房花烛夜,自己的夫君在别的女人房内,更何况这个人是自己上辈子深深念念的爱人。

师父曾说过,就算拥有前世记忆,今生也未必会对上辈子所爱的人有感觉,除非执念过重。看样子她对陈深再无执着。

这一点,大概早在接到圣旨时,她便清楚意识到了。接到圣旨时她便没有特别的高兴,只有疑惑,那时她和陈深各自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根本没空回京城成亲。她不明白为何有此安排。

来传旨的安公公宣旨后意有所指,让她别辜负皇后娘娘的一片苦心,她才恍然原来这是姊姊的安排。

她知道姊姊是想让她和陈深名份早点定下来,也许是因为害怕夜长梦多,陈深不愿定下来。


在王府不远处的皇宫,宫女春云为皇后疏头。

皇后看着手中的书,有那么一点点心不在焉,小安子走进来请安,她让他起来:“迅王那边怎样了?”

“迅王已经在王妃处了,小的看他们已进新房便没有打扰,但在门外听到他们言谈甚欢,想必一切安好。”小安子站起来回话。

“那就好。”皇后长舒了一口气,挥了挥手,小安子退了下去。

春云继续手上的工作,笑着对皇后说:“这下娘娘安心了吧?迅王殿下会对王妃好的。”

“但愿如此吧。”皇后淡淡的笑了笑。


李小男站起来,把盖在头上的红头巾取下,再缓缓把头上的头饰拔下来。窗外传来石头打在墙上的声音,李小男走到窗前,在她把窗门推开的一刹那,一名少女出现在窗外。

“师姐。”

“等很久了?”被称为师姐的少女把头探进房内看了看,一脸疑惑的问:“新郎呢?”

“明知故问。”李小男白了她一眼:“他在的话你会来吗?”

师姐不置可否,看着李小男把身上的嫁衣脱下,换上别的衣服,她似笑非笑地问:“三更半夜的,新娘子要去那啊?”

“牢房。”

“好好的洞房花烛夜,新娘子去那种地方做什么?”师姐一副不解的样子,但眼角的笑意出卖了她。

“去干新娘子在新婚初夜会干的事啊。”李小男回以单纯的笑容。

李小男的腿刚踏进这个只属于一人的大牢,在牢房穿着破烂的黑色囚衣,被蒙着双眼、双脚被脚镣铐住,整个人被带子绑着吊起来的苏三省便抬起头,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

不久,他心心念念的女生站在他面前,把黑色大衣脱下,露出雪白的长裙。

“春宵一刻值千金,新娘子在这儿做什么?”

听着苏三省低沉的声线,李小男扬了扬眉:“在新房太无聊,所以来铐问一下犯人。” 

“那不知王妃有什么情报想在下告知。”苏三省似笑非笑。

李小男把苏三省脸上的黑布拿掉,再拉开黑色胞子上的带子,苏三省看着黑色胞子滑落,露出雪白的裙子。

“待会你便知道了。”李小男笑了。



李小男忽然想起她姊姊的担心。

但此时现在看来她担心的可能不只是陈深一人。



下篇上不可描述内容⋯大概,跪求评论,感谢大家支持和包容🙏🏻🙏🏻🙏🏻🙏🏻

评论(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