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高娃

【省男】报应(疑似ooc,文笔渣,短篇)

抱歉,各位偶回来啦(亲吻)


突然的小脑洞,本来想写冷漠三省热情小男的…不过好像没写到出来……应该没后继



苏男粉絲群:383451844,腦洞來源,群主真愛,群裏的成員幫了偶很多,非常有愛,歡迎加入!



看着心爱的女生穿着雪白的裙子,脸容安祥得像是睡着一样似的静静躺在自己亲手挖的坑内,苏三省的眼睛彷佛失去了灵魂。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空地上,躺着他姐姐的屍体。

苏三省不知道自己这样呆呆的站在坑前多久,也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把泥土一点一点的撒在李小男身上。

只是看着手中的铁锹,苏三省忽然想起被他用手上的工具拍死的唐山海。

那时他好像说过自己会有报应的,而自己当时并不以为意。

李小男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埋在土下,渐渐只剩下脸了。苏三省看着她,忽然什么也感觉不到。

愤怒、悲伤、痛苦、难过,这些情绪统统失去了,苏三省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还活着。

他把埋葬李小男的坑填了后,随手把铁锹丢掉,转身抱起还有温度的身体,缓缓的往停着车子的地方走去。

走的时候他又想起唐山海的话,莫名的觉得好笑,原来所谓的报应并不是死亡呢。

而是心已死了,却必须活下去,替姐姐报仇。

有些人死去,他仍然活着,有些人活着,但已经死了。

忽然之间他彷佛又听到了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歌声。

 

 

 

 

 

苏三省半醒半睡的拿起黑色的手机接过电话,他不需看便已经知道来电的人是谁,毕竟只有一人拥有他这个手机的号码。

两分钟后他挂了电话,匆忙的往门外走去。

三十分钟后他站在某个阴暗的角落,看着在梦中静静的躺在坑内的女生穿着漂亮的裙子,一脸幸福的奔向一名看上去英俊阳光但带点不羁的男生的怀内。

“陈深!一星期不见了我好想你啊!”女生一把抱着陈深,手中暗暗把要交给他的资料偷偷放在他衣服内的小袋子内。

陈深在看到女生出现时,并没表现得很兴奋,只是淡淡的问道:“你为什么会来的?”

“今天晚上约了大姐和姐夫吃饭庆祝他们结婚周年纪念啊,我来接你的。”李小男甜甜的笑着:“而且今天是情人节呢,在这样幸福的日子当然要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过啊。”

“他们也真会选,选了和情人节一样的日子结婚。”陈深边带着微笑向他身后的女生挥手道别,边回应李小男。

“我也好想在这天结婚啊!”李小男兴奋并满有期待的看向陈深,陈深却装作没听到似的四处张望:“车子到了吗?”

李小男有点不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便又甜甜的笑了。

“那家伙就是传说中陈学长的女朋友?”

“那家伙怎样配得上我们陈学长!”

“不就是靠家族关系嘛,听说她的姐姐是学长的嫂嫂!不然凭她怎能当学长的女友!”

“好像也不是女友,就是家人安排的对象,你看陈学长的样子也不是很喜欢她啊!”

徐碧城站在陈深身后站着的几名女生中, 静静的听着她们讨论着,不发一言的目送他们离开。

苏三省冷冷的看着车子开走,也骑着摩托车跟了上去。

李小男在两个街口后下了车,提着包包走向卫生间,一会儿穿着牛仔裤和波鞋往苏三省的摩托车那边走去,手中拿着电话:“已经交给他了,我也下车了,懒得继续演戏,现在他正要到你那儿,我说姐下次能拜託他小心一点吗?……今天我不来了,就说了嘛情人节要和自己心爱的人过啊,就这样了,再见。”

 

苏三省递过一瓶啤酒给李小男,李小男接过喝了一大口,长呼了一口气。

“真是会浪费别人宝贵的时间。”李小男看了看手表抱怨道:“还让人特地来这儿,好好的情人节就这样只剩下几小时了。”

“上车吧。”苏三省骑上摩托车,也示意李小男上车。

“晚饭弄好了吗?”李小男靠在苏三省的背后问道。

“还没有。”

“太好了我刚好想吃牛排,今晚吃吧。”

“昨天不是说想吃鱼吗?”

“女生,特别是已经结婚了的女生,就是爱朝令夕改。对了房间收拾好了吗?过两天碧城来我家玩,不能让她看出房间是两人住的事啊。”

“嗯,收拾好了。”苏三省看着前方,李小男满足的从后面抱着他。

“抱歉啦什么也要你来干,不过你也知道嘛,在家事方面我差劲的程度可是被人说谁娶了我就是上辈子做坏事得的报应。”

那这个报应挺好的,苏三省心想。


评论(6)

热度(18)